KK书库 - 都市小说 - 头狼在线阅读 - 3135 出事了

3135 出事了

        大概两三分钟后,李泽园火急火燎的摔下听筒,脸『色』气的泛白。



        李泽园一只手紧紧攥着拳头,另外一只手胡『乱』拨拉两下自己油乎乎的头发,咬牙切齿的低喝:“胡闹,简直是胡闹!无法无天的垃圾!”



        “怎么了园哥?”我抿嘴轻问一句。



        “梅子告诉我,两个小时前被我们送去鸡棚子的那批小混子,竟然集体食物中毒,”紧跟着被送去医院,因为那边的人员配备不足,趁『乱』跑走一多半人。”李泽园喘着粗气低吼:“这他妈要是没有内部人使坏,我把脑袋摘下来当球踢,难怪秦正中一直在讲,这头的工作不好开展,我刀子都还没切下去,就已经有人怕自己蛋糕被碰,开始明里暗里的玩玩路子,『操』!”



        我递给他一支烟安慰:“消消火吧。”



        “怎么能消的下去火。”李泽园恨恨的接过烟卷点燃,搓着下巴颏上的胡茬臭骂:“人跑了,最麻烦的是我们,是底下的基层巡捕,那帮小混子参差不齐,有的身上案子多还可以网上通缉,可大部分根本构不成通缉,怎么再抓回来!灰『色』,太灰『色』了!”



        “唉..”我叹了口气,他口中的“灰『色』”,我其实再了解不过。



        裹了几口烟后,李泽园恢复冷静,抿嘴呢喃:“我只是想不明白,那些小混混大多数就是马仔,就算被诉讼,很多人可能连一年鸡棚子都不会蹲满,为什么会冒险跑走呢?而策划这起事故的人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他们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别揭穿?”



        “哒哒哒!”



        办公室的房门这时候被叩响,一个青年巡捕走了进来,低声汇报:“李队,有个事情向您汇报,之前送那批混混去鸡棚子的路上,有个叫什么年的小孩儿,可能是被吓到了,曾经问我,戴罪立功可不可以不判刑,他还说他知道昨晚上的大『乱』斗,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听到他的话,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李泽园马上撅灭烟头,站了起来:“人呢?”



        “当时人太多了,加上他已经签了拘留通知书,我没办法再把他提回来,本想着回来请示您的,结果又发生了集体食物中毒事件,那家伙趁『乱』跑了。”青年巡捕吸了吸鼻子回答:“我已经让同事去查那小孩儿的背景资料了。”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看了眼是冯杰的号码,我歉意的朝李泽园招呼一声,走出门接起:“怎么了杰哥?”



        冯杰压低声音道:“小年回来了,你那边放心吧。”



        唯恐屋里的李泽园听到,我又朝旁边走了两步,掐着嗓子道:“食物中毒是你搞出来的?”



        冯杰“嗯”了一声解释:“没办法的办法,这小子没经过什么大事儿,我怕他扛不住压力在里面『乱』讲。”



        “把地址给我吧,我马上过去。”我沉下来脸道。



        结束通话后,我跟李泽园简单寒暄两句,就准备闪人。



        送我出门时候,李泽园似笑非笑的开腔:“小朗啊,你刚刚找我说想保姜年,刚刚我那个手下也说是姜年来坦白一些事情,这里头不会有什么关联吧?”



        我马上苦着脸解释:“园哥,你这话真冤枉我啦,干仗的是李倬禹和高利松,我们是竞争对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胡『乱』参与,你忘了我昨晚上在巡捕局门口帮着你们对话,我来保那个小年,也是受朋友托付,我朋友也是事发以后才知道自己底下的小兄弟为了赚零花钱跟着瞎添『乱』。”



        李泽园微微一笑道:“我就那么随口一问,你紧张过头了。”



        “摊上这么大的事情,我肯定紧张。”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解释的话有点多,干涩的揪了揪鼻头道:“不扯了,家里还有点事儿要忙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给我打电话。”



        李泽园拍了拍我肩膀头道:“还真有,姜年刚刚也趁『乱』跑了,如果你能找到他,最好劝说他回来自首,他那点档案我都看过,判不了多久,可如果一直在逃的话,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大。”



        我微笑着点点脑袋应允:“没问题。”



        “小朗。”



        转身走出去三四步后,李泽园猛不丁又喊了我一嗓子。



        



        auzw.com                “啊?”我『迷』瞪的转过去脑袋。小说娃小说网    br>“我算是一路看着你成长起来的。”李泽园双手『插』兜道:“记得在山城时候你的言谈举止还很像个流氓头子,可这次再见面,我突然发现自己这双看了十几二十年的刑警的眼睛去瞧不透你了,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但我希望你能恪守本分,现在生意做得那么红火,很多踩线的行当就不要再干了,撇去我这身衣服,咱们也是好朋友,我真不希望有一天会侦查你,甚至给你套上铁拷。”



        望着他意味深长的眼眸,我心情复杂的挤出一抹笑容:“我尽量。”



        半小时后,番禺区广华北路的一间不起眼的出租民房里,我见到冯杰、大鹏和袁彬。



        比起来在瑞丽的时候,哥仨明显成熟很多,尤其是冯杰,两鬓隐隐可见一些白发。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十七八岁,感觉比张千璞、阿彪大不了多少的小孩儿。



        小孩儿剃着个非常有『性』格的飞机头,头发刻意染成『奶』『奶』灰,『裸』『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遍布花花绿绿的劣质纹身,模样长得一般般,不过这身装备,绝对属于让人瞅一眼就能记住的类型。



        袁彬替我搬了把椅子,小声介绍一句:“哥,这就是小年。”



        “大哥好。”小年鬼鬼祟祟的转动两下眼珠子,不太敢直视我。



        我沉默数秒后,猛不丁开腔:“你想咬我?”



        “没有,绝对没有!”小年吓得直接匍匐身子,跪在地上,脑袋如同捣蒜似的猛磕地面:“大哥我发誓我一个字都没有往外吐,他们打我,我都没说,真的。”



        大鹏也赶忙凑过来求情:“哥,小年岁数年龄不大,但是非常的忠诚,我们一起办过..”



        “打你哪了?来,亮出来给大家看看。”我摆手打断大鹏,低头俯视小年。



        “打我..打我..”小年一顿,磕磕绊绊的哼唧:“打我脑袋了,虽然没什么伤,但是很痛苦。”



        “发型挺支棱的啊,我也没瞧出来有什么瘀伤。”我『摸』了『摸』他的头发,微笑道:“你信不信,你想要承认的那个巡捕跟我是很要好的朋友,如果没有食物中毒事件,你现在可以已经竹筒倒豆子全都吐口了吧。”



        比起来小年,我更相信之前在李泽园办公室里听到的话。



        小年立时间哑口无言,昂头恳求:“大哥,我..我..我真的害怕。”



        “对嘛,你要是肯承认,这事儿我真能理解,毕竟我们都是从你这岁数过来的。”我点上一支烟,拍了拍他肩膀头道:“胆怯不是你的问题,记得往后要跟人说实话,不然可能因为你的隐瞒,造成不可避免的大损失。”



        “是是是,我记住了。”小年小鸡啄米一般狂点脑袋。



        我吸了口烟,朝着冯杰道:“送他去枯家窑呆一段时间吧,不止是他,昨晚上所有参与过的小兄弟全都得离开yang城,这边的风波停止之前不准回来,另外,你们几个也化整为零,能变卖的赶紧卖,完事拐道去鹏城。”



        “不至于吧?”冯杰『揉』了『揉』眼眶道。



        “怎么不至于,换做你们是李倬禹、高利松的话,会不会捋着小年这条线继续查?小年跟你们接触绝对不是秘密,一旦找到猫腻,那我立刻会变成辉煌公司、高氏集团,包括秦正中三家的共同大敌。”我耐着『性』子解释:“另外,你以为集体食物中毒是件小事情?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指定会闹大,不要低估任何人,对于秦正中、李泽园他们来说,只有想不想查,根本不存在查不出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大鹏内疚的低头道歉:“对不起啊老大,八百年不替你做一次事,没想到还闹出来这样的结果。”



        “想成事,就得有处理意外的应变能力,就当是买经验了。”我安慰他一句后,侧脖朝着小年道:“小兄弟,从这一刻开始,你暂时人间蒸发,不要联系你的任何亲朋好友,事情过去后,我会让你杰哥、鹏哥给你那笔客观的补偿。”



        小年弱弱的望向我问:“大..大哥,连我爸妈也不能联系吗?”



        “你能听得懂什么叫所有吗?”我皱着眉头道:“闯完祸特么想起爹妈来了,早你干什么去了!但凡你能像个人似的正经上学生活,也不会跟我们走到一起,你已经闹出来不小的『乱』子了,不要再继续给我砸锅,听清楚没?”



        小年沉寂片刻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缩了缩脖颈“嗯”了一声。



        又反复叮嘱哥仨几句后,我才打道回府。



        回程的路上,我拨通丁凡凡的电话,想让他帮着联系一下秦正中,有些事情我准备提前给他透个底,不然真走到绝路上时候,他非但不会帮忙,可能还得埋怨我不尽不实。



        快要抵挡酒店时候,冯杰再次给我打来电话:“出事了朗朗,小年跑了,你走之后大鹏和彬彬狠狠骂了他一顿,他可能是害怕,趁着我们谁也没主意,从厕所的窗户里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