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都市小说 - 一凡有条龙在线阅读 - 第63章:躁动的校园

第63章:躁动的校园

        吴长安拿出电话想给宁北枳打过去,不过现在太早,不合适,到小区转悠一圈,活动活动筋骨,吃完早饭回来,看看时间差不多,给宁北枳打去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立刻接通,比起平常总要响个六七声快了许多,他还以为是甘一凡觉醒,宁北枳开始重视甘一凡的缘故。

        不过,接通电话之后,却得到甘一凡并未觉醒的结论,而宁北枳却又十分重视甘一凡的样子,要他今后加强对甘一凡监控,还要让他周末尽可能都到甘家庄去近距离观察甘一凡。

        这让他感到奇怪。

        他犹豫了一下,给甘一凡打去电话。

        这个时候,甘一凡刚刚吃完早饭,正拎着给同寝三人带去的早餐往宿舍走,接通电话,他说:“吴伯伯,正想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先来了。”

        吴长安笑声从电话里传出,接着说:“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周五晚上。”

        “怎么样?”

        “还跟原来一样,没变化。”

        吴长安没有从甘一凡语气中听出失落的情绪,却也安慰道:“没事,将来还会有机会。”

        “有机会我也不打算去了。”

        甘一凡的回应出乎吴长安预料,他诧异道:“发生什么事?”

        甘一凡摇摇头,“不方便说。”

        “是伯伯孟浪了,不该问。这样,等你放学我们见一面,你今天要去健身吗?去的话还在对面咖啡厅碰面。”

        “去的,到时候见。”

        甘一凡挂断电话,他其实也想和吴长安见一面,昨天几位同去军营的觉醒者给他的印象太差了。他不确定是自己涉世未深,对于人性变化太快存在误区?还是人性本就如此善变?

        他想不到可以和其他人讨论这样的问题,只有吴长安最合适。

        来到寝室,王有为不出意料运动回来正在冲洗,平常好睡懒觉的韩建业和总爱躺在床上玩手机的陈文吉竟也都起来了,此刻正围在电脑前。

        甘一凡不用看电脑就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内容,一路走来,没少听见关于变异生物的议论,两名室友同样如此。

        “一凡,你牛逼。”韩建业抬头见到甘一凡,当场竖起大拇指,“原来变种罗非鱼不是简单的物种变异啊,居然和之前那些接连被删除的伤人异兽属于同类型。你知道现在变种罗非什么价格了吗?卧槽了,一千一斤,前天还是五百,昨天七百,今天直接涨到一千,我们吃的那条大罗非怕得有一百五十斤重,放到现在就是十五万啊,太特么吓人了!”

        甘一凡愣了愣,这个价格他还真不知道,上周给甘家保和陈桂芳的两条大罗非是按照整鱼四百一斤算,给望月阁的略高一点,没想到两天时间价格飞涨到一千。

        陈文吉态度变化也挺大,主动上来接过早点,还道了声谢。

        韩建业从柜子里取了跟抛竿出来,兴奋的道:“你看,我杆子都准备好了,这周五一下课我就去你老家,耗他个两天两夜,我就不信了,你都能碰巧遇到大罗非,我钓不上来一条?只要钓一条立马就上十万,想想我都激动得浑身哆嗦……”

        “就你那小身板能钓上来变种大罗非?”王有为从浴室出来,跟甘一凡招呼一声,接着说:“你这把钓竿也够呛,鱼在水里的力量至少是自重三五倍,百来斤大罗非就是三五百斤力量,要是再把变种这个因素考虑进去,估计还要翻一番,真钓到你也没戏,根本拉不上来,别做那白日梦了,我去还差不多。”

        韩建业喷道:“少来了,照你这么说,一条百斤变种大罗非就得一千斤力气才能拉上来,我不行你行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你看一凡,瘦不拉几的,一次两条大罗非,按你的算法那是什么概念,两千斤巨力?”

        陈文吉也参与进来,“你们懂不懂钓鱼啊,别说一百斤巨鱼,哪怕五十斤大鱼你们都很难钓起来,鱼在水里的力量只是一个方面,你得有足够的技巧,还要有足够的耐力,几十斤的大鱼拉锯两三个小时再正常不过,超过五十斤,没有五六个小时别想搞定,百斤?还是变种鱼?不可能钓起来的,除非用渔网,再就是大型射鱼枪……”

        听着三人激烈争论,甘一凡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默默无语。

        等到上课的时候,306四位女生都坐到身周,又开始新一轮议论,甘一凡有点烦了,教授讲课都听不清。

        好不容易课间休息,却有更多学生开始讨论,整个教室就像菜市场。

        顾翎甚至都坐到他身上去,另一边是把韩建业挤开的任冬梅,挨着他紧紧的,可这时候的他一点对异性的感觉都没有,只感到越发烦躁起来。

        下课放学也不消停,一路往食堂去,耳边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议论,进了食堂更甚,纷乱的吵杂声让从来吃东西都很香的甘一凡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没胃口。

        几口吃完,跑到湖边躲清静,却哪里想到居然有人大中午在学校湖边钓鱼,还不是一个两个,校内保安沿湖追赶,钓鱼的学生东躲西藏,保安一走立马又围到湖边。

        整个一“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战术。

        甘一凡彻底无语,这样的氛围又哪里能够静下心来学习,他下午的课也不去上了,跟辅导员请了个假直接背包走人。

        早早来到咖啡厅,这里的人终于没那么多,偶尔听见一些人讨论变种生物却也是轻声细语,这样的环境还好,关上包厢门便能安静自学下午的课程。

        看完书也才四点来钟,他忽然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没滋没味嚼了几根薯条,给吴长安打去电话,吴长安那边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气喘吁吁的,声音还挺杂。

        “一凡,河边全是人,几处河堤被踩踏,不少人掉进河里,我正帮着警方维持秩序。这些人跟疯了一样,赶都赶不走……我先不跟你说了,估计要半个小时以后才能过去,先这样。”

        挂断电话,甘一凡再度无语,原来外边比起校园也差不了多少。

        五点来钟,吴长安才赶过来,浑身的汗水,看上去却很开心的模样。

        甘一凡感到奇怪,给他纸巾擦去满脸汗,好奇问道:“大家那么乱,我看吴伯伯却好似很开心一样,这又是为什么?”

        吴长安边擦汗边说:“当然应该开心,情况比预计好太多。老百姓没有被变异生物吓到,反而全都涌到河边湖边,钓鱼的多,射鱼的更多。今天就是有个人钓到一条二十来斤的大鲤鱼,鲤鱼也是变异的,一条尾巴就像龙尾一样,比身体都长,人群一窝蜂围了上去,把周边河堤都给踩踏了……”

        他喝了口水,坐下又说:“你知道那条变种大鲤鱼卖了多少钱吗?整整六万呐,当场被一个饭店老板给买走。这说明什么?说明老百姓完全能够接受变异生物的存在,你说这样的情况我们能不开心吗?”

        “我把消息汇总上报,局里也相同收到各地汇总消息,除了少部分山林地区老百姓害怕变异生物入侵村子之外,其他地区基本上都保持乐观,局里也正在考虑逐步放宽变异物种网络传播……”

        说到这里,外头传来服务员敲门声,甘一凡给吴长安要了份套餐饭,他自己则要了两份牛排套餐,打算先垫垫肚子,健完身回家吃饭。

        “对了,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下午没课吗?”

        “有课,不过学校里也是乱哄哄的,根本没法听讲,我干脆请假来这里自学。”

        吴长安又笑了起来,“这几天估计都会这样,不过,等过段时间网络出现变异物种伤人视频,老百姓也会产生警惕心理,这样过热的现象应该会渐渐趋于正常。”

        “希望如此。”甘一凡轻叹口气。

        吴长安注意到他情绪不高,“你上周离开之后有没有遇到比较奇怪的事?能说的说,不能说的不要说,伯伯懂规矩。”

        “奇怪的事倒是没有,反而是在回来之后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回来之后?”吴长安不明白。

        甘一凡将饭店经过简单说了一下,接着说:“我就是想不明白,原本很和善很可爱的人,怎么觉醒之后就像变成另一个人一样,而且变化也太快了点,昨天还是好好的,今天就变了。”

        吴长安明白了,沉吟片刻说道:“一凡,人性这个东西太深也太复杂,伯伯解释不来。不过伯伯知道一个道理,善变是天性,太多的人一夜乍富迷失本心,觉醒对于平凡人而言与一夜乍富应该道理相通,所以才更加显得坚守本心的不易。

        伯伯之前没有给你建议,让你自己决定去还是不去,之后也是一样,由你自己决定,但不论你如何选择,伯伯只希望你坚守本心。”

        吴长安毕竟不是学识渊博的老教授,没法给甘一凡解释透彻,但甘一凡也不再是懵懂无知少年,现在的他虽然学习哲学还属于初学者阶段,但已经习惯用逻辑思维考虑问题,只要意思到了,他自己就能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