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带文豪在线阅读 - 54、何大人头很痛

54、何大人头很痛

        “这东西能治病?”

        “不能,它就是温度计,测量体温用的,人体的恒定温度在37℃左右,超过37.5℃就代表出现了发热现象,基本上属于已经染病了。”

        “瘟疫?”

        “不是,很多病都有发热现象,发热是体内免疫系统作用的机制,普通的伤寒感冒就有,而且,瘟疫不是某一种病,而是一种统称,具体会发生什么,并不清楚。”

        “你真打算去城外?”

        “当然,我身边差个助手,要来帮我吗?”

        “帮你阿朱能活过来吗?”

        “不能。”

        “切……”

        对于苏彧的回答,沈括十分不爽,但他却脱下了罩在外面的围裙,摘了手套,看着苏彧说道:“走啊,还愣着干嘛?”

        沈括这种傲娇行为,苏彧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这家伙,其实超想去的……

        沈括在催促,苏彧却没有动,他还有事情没办完呢,找到叶明仁,将插画、天榜、人物表、武学表等概念的精订本交代。

        叶明仁看苏彧的表情,愈发像是看神仙了。

        “既生某,何生公啊……”

        叶明仁觉得自己做生意已经是大宋第一了,可是这做生意的思维,却依旧跟苏彧差着维度在呢,单是一个天下都在盗版的话本,人苏彧就能卖出正版价来。

        你服不服?

        反正叶明仁是真的服了,只能说幸好苏彧心怀天下,看不上钱这种庸俗之物,否则的话,无论是谁正常做生意,都赢不了他。

        苏彧不管叶明仁如何佩服,将天榜交给他后,就带着人走了。

        只留下叶明仁一个人在原地看着天榜。

        看了这榜单好一会,叶明仁的表情逐渐奇怪,一旁的管事见状,询问道:“东家,这份榜单,有什么问题吗?”

        叶明仁饶有兴趣的一笑,说道:“问题大了!”

        “把韩稚圭排在弥勒教贼子之下,不知道他是有意为之还是如何,总之,韩稚圭不会善罢甘休的,等他回京,定然要找苏彧算账。”

        “哈哈哈……”

        “我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一天了。”

        ……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可韩琦不是兵,他是士大夫,而苏彧是民,士大夫比兵更不讲道理……

        苏彧并不知道,自己会被一个恶劣的家伙盯上。

        他排天榜,将韩琦排在弥勒教的李归义之下,并非是有过节,而是因为韩琦折辱了狄青,打断了大宋朝武人的脊梁,却还一手酿成好水川惨败,导致大宋不得不跟西夏议和。

        如果不是好水川,直接用范仲淹的法子。

        修着堡垒慢慢推进,耗都能把西夏耗死,韩琦只想大宋财政拖不起,却没有想过,西夏更穷,更加拖不起。

        现在好了,战败赔款,肥了敌人,两线作战,两线都怕。

        国朝财政愈发困难了。

        战争的阴霾一如既往的笼罩,流年不利,四年前才黄河决堤,去年冬天又是大雪,宫里的仁宗皇帝真的看不到盛世的影子……

        若非实在缺钱,苏彧发明个蜂窝煤而已,又怎么会给他封爵呢?

        若非实在没办法。

        赵祯又如何会给苏彧一个“监东京疫疾事”的差遣,抱着一丝可能的希望,希望苏彧能够安置城外的二十五万难民呢……

        若非实在没办法,赵祯又如何会求变,去保一个“妖孽”?

        也不知日后,这位仁宗皇帝会不会后悔……

        ……

        赵祯后悔与否不知了,何中立现在是后悔了。

        他知道的,打听到苏彧是新晋的祥符县男,领了监东京疫疾事的差遣,他就应该躲起来的,就不应该见苏彧的。

        为了打抱不平,敢煽动数万人游行的人,能安稳办事吗?

        不能啊!

        “何大人?何大人在吗?何大人!!!”

        官寮中,正在处理公文的何中立听到外面的声音,手一抖,毛笔落了,整张公文直接就花了,连忙收拾之余,何中立都快哭出来了。

        可怜他从昨夜到今天都没合眼!

        这东京城一下子爆出上千起人口失踪案,他总要给个交代才行,案子能不能结先不说,态度要摆出来,寻人启事得贴,嫌疑罪犯得查!

        昨日那么大集会,有没有发生踩踏、盗窃得管!

        头发都掉了几十根!

        可怜何大人不过四十出头,脑袋上的头发稀疏的都快挽不起发髻了,还要遭受如此摧残,更莫说昨日的事情一出,要不了几天,他这开封府尹的官也得丢。

        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不过,都不重要了,他躲不过去了,苏彧要进来,开封府的官差哪里敢拦,昨天的事过后,谁不知道这位是敢翻天的主。

        煽动数万人游行,这会还好好的。

        那怕不是圣眷正隆呢。

        虽然不妥,想拦,还是拦不住,在苏彧找了间官寮问完,少尹指了位置之后,苏彧就直接一边喊着一边来到了何中立的门外。

        “唉……”

        仰天长叹,放下笔,何中立起身出门,对着苏彧抱拳苦笑道:“苏大人有事,正堂稍坐,何某须臾就来了,如此迫不及待,是为了哪般?”

        苏彧正色道:“疫情争分夺秒,晚一炷香,或许就有瘟疫爆发了。”

        何中立:“……苏大人慎言,慎言。”

        受不起苏彧语出惊人,何中立赶紧把苏彧迎到专门待客的偏厅,让人伺候好了茶水,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苏大人来找我开封府,是为了防疫的事?”

        “自然。”

        苏彧放下的茶杯,看着何中立说道:“去年冬天大雪,听说冻死了五万人,但是具体数字我不知道,死人怎么处理了我不知道,城外还剩多少人我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少房屋,多少粮食,喝的哪里的水,卫生厕所规划的怎么样,有多少人的病,有多少人咳嗽,有多少……”

        “停!”

        何中立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深呼吸了两口气,才吩咐府衙里的师爷去取相关的文书,这些详细的东西,必须依照着记录才能回答。

        而且,有记录,也答不全。

        苏彧问的东西,太细了,细到根本就没注意过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