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其他小说 -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看笑话?

第五十五章:看笑话?

        河中的水匪正在想办法爬上船来,船上的守卫们明显没有什么经验,一个个不知所措。

        许文泽等人更是只会一个劲地在原地吓得发抖,或者四处蹿着找地方躲起来。

        尹幽月看到两三个水匪爬起来,立刻大声吩咐:

        “所有护卫听我指挥,拿起手中的撑杆,将想要上船的水匪全都打落!”

        情况危急,她来不及多说太多,在别人愣神之时,立即拿起船角的撑杆,便一杆子将爬上船的水匪打落回水中。

        可紧接着水匪再次冲来,他们扫了一眼船上的人,看到尹幽月身后的董灵玉时,目标十分明确地指着董灵玉:

        “把船上所有女子都杀了!”

        董灵玉和丫鬟都吓得要命,尹幽月及时把冲上来的水匪一杆子打落水中。

        噗通一声落水声让不少人回过神来,白千晖反应过来后也急急忙忙拿着撑杆帮忙。

        其他守卫见此,也都赶紧拿起手里的武器,尽量把要劫船的水匪打落。

        董灵玉被尹幽月护着边往船尾走去,水匪们实在太奇怪了,似乎不是劫财,只想杀了船上的女子!

        尹幽月费力地带着董灵玉来到船尾,便看到好几个水匪已经在杀守卫了。

        这些水匪一看到董灵玉便放弃和守卫搏斗,朝她而去。

        尹幽月使用撑杆将这些水匪手疾眼快地打倒在地,来一个打一个,她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水匪要杀董灵玉。

        “灵玉,你先回船舱!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等我亲自开了口你们才能出来!”

        尹幽月趁着水匪没有全都爬上来,一把将董灵玉塞回船舱,她则拿起撑杆,继续将水匪全都打落下船。

        原本慌乱不知所措的守卫,见尹幽月如此镇定,经过最初的惊慌后,也一个个慢慢恢复了平日的六七成实力,和爬上来的水匪搏斗在一起。

        整个船上传来了尖叫惨叫求救声,白千晖吓得不轻,却还是坚持守在尹幽月身边,看着尹幽月面前水匪挥来的大刀面不改色,一脚将人踹下船。

        尹幽月将撑杆甩的虎虎生威,每次守卫们快要抵挡不住,尹幽月就会及时出手帮守卫们将水匪制服。

        “太好了!官差来了!谢天谢地!!”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惊喜地大喊一声,那些水匪见怎么都无法突破尹幽月,只能不甘地跳下船飞速离去,留下船上脱力的守卫和躲起来瑟瑟发抖的其他人,当然也有几个水匪被制服,没法逃离。

        董灵玉等人听到官差前来,连忙跑出来,看到尹幽月靠在船栏上休息,立刻担忧上前:

        “幽月,你没事吧?官差呢?有水匪劫船,这事决不能姑息!”

        许文泽等人也纷纷冲了出来,忙寻找官差的踪迹:

        “奇怪。不是说官差来了吗,怎么没看到人?远处那艘船就是吗?”

        众人能隐隐看到远处的船,却根本看不清是不是官差。

        便是董灵玉那位一直没有露面的祖母董老太太,也颤巍巍地走出来。

        “想多了,这里离岸边这么远,官差怎么可能来,是我喊官差来的,就是为了让水匪害怕,没想到这么管用,他们全都吓跑了,要说多亏了远处出现一条船,否则水匪估计不会信。”

        白千晖气喘吁吁地开口,水匪出现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他快吓死了,幸好尹幽月告诉他水匪没有她以为的大规模,只是小打小闹,否则他们绝对保不了船!

        那几个被制服的水匪一听被骗,气得差点吐血,然而他们现在没力气反抗,对视一眼,想要找时机。

        那群学子闻言,吓得不轻:

        “没……没官差?那水匪还会不会来啊?”

        “天哪!子秋受伤了,大夫,船上有大夫吗?”

        “在下是大夫,不过好些护卫都受伤了,不知道药草够不够用……”

        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夫看了一眼船上受伤的守卫,十分为难,这边有十几个人受伤,药草肯定是不够的,而且有些人伤的很重,需要立刻治疗。

        尹幽月自然也发现了这点,立即对那大夫道:

        “白千晖,你帮着救人!我去拿药箱!”

        尹幽月说着就去船舱拿药箱,其实是到了房间后,从系统空间买了把许多止血喷剂和纱布之类的,都塞进了药箱。

        她总觉得这次水匪很奇怪,但没有时间盘问,先治伤再说。

        幸好这几个月她已经攒了七八万的系统币,暂时不用担心系统币的问题。

        当尹幽月出来开始给人包扎时,许文泽他们依旧余惊未定,看着尹幽月如此熟练地给人包扎,他们都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鬼发展啊?

        眼前这人不是什么才高八斗的才子吗?怎么还会行医吗?

        董灵玉都惊呆了,送自家祖母回到船舱后,跟在尹幽月身边问道:

        “幽月,你没事吧?你怎还会行医?看你手法如此熟练,不像是才入门的。这么多年,我从未听国舅府的人说过你会医术?”

        国舅府?

        什么鬼?

        难不成眼前的人,是国舅府的公子?那身份也……也太高了吧!

        许文泽他们还在发呆时,白千晖已经边跟着处理伤员的伤口边开口吹嘘了:

        “京城有多少谣言能信的,我师父不是一直被传无才无德,刁蛮粗鄙吗,要不是我亲眼看到师父出神入化的医术,我也不信师父有多强。我就搞不清楚了,怎么谣传这么不靠谱,我师父好歹是国舅府的嫡长女,谁那么缺德乱传谣言,把我师父说的这么不堪的?!”

        “幽月的名声会被传的如此不堪,这事当初我亦觉得奇怪,就像是有人故意针对幽月,可奇怪的是,根本查不出什么,幽月身为国舅府的嫡长女,我实在想不通,有谁要故意针对她。”

        许文泽等人听着白千晖和董灵玉的话,一个个直接懵逼了。

        他们刚才听到什么了?

        幽月?国舅府嫡长女?!那位声名狼藉人人喊打的尹幽月?!

        “等等!白兄,董小姐,你、你们方才说什么来着?月幽兄他……他是国舅府嫡长女?!

        他们不会是耳朵出问题了吧?

        就连水匪眼神都变了,傻傻地看着方才只用一根撑杆就挡住他们的尹幽月,眼前这人是女子,还是尹幽月?!!

        水匪们实在忍不住,震惊喊道:

        “你……你才是尹幽月?!”

        尹幽月闻言,眼神立刻犀利地看向了水匪。

        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她才是尹幽月?

        这些水匪该不会都是冲着自己而来?

        尹幽月突然想到这些水匪一上来就目标明确说要把船上的女子全杀了……

        白千晖见大家反应剧烈,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嘴快,把自家师父的身份暴露了。

        众人见白千晖的脸色,又看看尹幽月没有喉结,脸色顿时变了又变,许文泽万万没想到,这几日一直让他们下不来台的人,竟然是全天下都有所耳闻的丑陋不堪国舅府嫡大小姐尹幽月!

        许文泽当即愤愤道:

        “你身为女子,却故意做男装打扮,还这般戏耍我们,你怎能如此做!”

        “就是啊,你故意为之,是为了看我们笑话吗?”

        白千晖和董灵玉没想到这些人还有脸怪尹幽月?

        白千晖一脸不满地对着许文泽等人道:

        “各位,不知我师父如何戏耍你们了?我怎不知,就因为她做男装打扮?这有何不妥吗,你们到底在责怪她什么?”

        众人气得不轻,这是一回事吗?

        尹幽月什么名声啊?水性杨花,粗鄙刁蛮、无德无才,看见男子就想巴上去,谁知道她故意接近他们安的什么心,光想想这几日对方的作为,都觉得浑身难受。

        有人忍不住开口道:

        “她……她分明是女子,这几日却故意隐瞒身份,与我们称兄道弟,实在欺人太甚……”

        许文泽他们的话刚落下,董玉兰就气得不轻,刚才他们刁难尹幽月时,便已不满,若不是水匪的事,她早就辩驳一二了:

        “就算幽月是女子又如何?!论才学,她即使身为女子,远远比你们强。论武学,方才水匪出现,幽月只是一个女子,却能拿起撑杆与水匪搏斗,也不知各位方才在做什么?论能力,如今伤员这般多,幽月能帮着给伤员疗伤,你们又能做什么?她哪一点比男子差?就因为她出门在外换男装,就是欺人太甚了?”

        在场的青年才俊们被说的头都抬不起来,许文泽见董灵玉生气了,只好试着补救一二:

        “不是这样的董小姐。我们之前也是因对国舅府嫡大小姐的名声太如雷贯耳,如今乍听到眼前的月幽兄其实便是国舅府嫡大小姐扮装的,心中太过诧异才会失了仪态。”

        尹幽月本来还在想这些水匪是不是冲着她来的,一听许文泽的话,脸就冷了下来,许文泽话中的意思分明就是说,都要怪她名声太臭,所以大家才会失态,主要责任还是在她身上?

        怪她名声太差,所以大家一听到就会失了平时的仪态?

        尹幽月只觉万分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