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科幻小说 - 玄天后在线阅读 - 八、冷月无声(五)

八、冷月无声(五)

        “你的意思是,我日后没有未来?”

        “不,致斋你的未来必然是光明的,这一点我相信你,只是你的未来,和我的未来,似乎并不相同,之前宁老爷和我说过好几次,我却一直执迷不悟,女人的未来和男子,果然是不一样的,”金秀伸出手来,似乎将月光放在手心之中,盈盈一握,“我想当差出仕,你觉得,致斋,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可笑吗?”

        “不,”善保摇摇头,“你的才干,别人不知,可我岂有不知道的道理?依我看,你该出仕,可如今大玄朝就是如此,没有女子出仕的可能,可你为何不留在我身边呢?”善保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你可知道我尊你,重你,爱你,你的意思,我如何有不尊的时候?将来只要我出仕,你就是我最大的臂助,这臂助比任何人都重要,只要有我善保一日能够出仕,你就是能够帮着我,这不就是你出仕了?”

        这个未来似乎挺美好的,但金秀自从自己个在屋内深深思索了大半夜,她早就将未来一切美好和不美好的东西都想透了,“谢谢你,致斋,如今木已成舟,”金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眶湿润了,“咱们到底是错过了。”

        “我心里头一直以为你就是我的未来,”善保泪眼迷离,看着金秀的身影似乎有些恍惚了,“你为何要如此,你若是不想入宫,我知道依你的脑子,大概可以找出一百种法子逃避开来,可为何你不逃避,你难道,真的是那种攀龙附凤之辈吗?”

        “你就如此看轻我?看轻我日后就没有出息没有前程不成!”

        “不是如此。”

        “那咱们之前的相处都是假的不成?”

        “是真的,只是我如今……”金秀狠狠心,她只觉得对着善保无话可讲,但又似乎愁绪万千,似乎有千言万语不知道说出什么,“致斋,咱们或许是同一种人,可能只能成为挚友,却不能成为相伴一生之人。”

        “你的才干在将来,我却是等不到了,”金秀叹气道,“我有自己的使命,元家虽然不至于风雨飘摇,但如今的确是危在旦夕,阿玛已经准备去云南了。”

        善保摇摇头,“你若是真的有难,我就是拼了什么都不要,只管去问我外祖父,用了一切的关系,必然要把你的事儿给退了!你怎么就……”说起了解金秀的为人来,或许是纳兰信芳都不及善保清楚,“实际上,你还是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之前我一直心存侥幸,想着时间久了,你或许会改变,如今看来……呵呵,原是我太天真了。”

        善保摇摇欲坠,金秀有些担心,伸手去扶着他的手,触手只觉得火热似炭,“你这是怎么了!”金秀大吃一惊,“致斋你得风寒了吗?身子可有不适?”

        善保用手撑住了墙角,犹自喃喃自语,“今日我才得咸安宫出来,又得蒙袁大才子会面,他对我期许甚佳,又觉得我的名儿不好,说‘为人善而图自保’,这是绝无可能的事儿,说到这个事儿,我自然是要打蛇随棍上,就请他来赐名。”

        “袁大才子?”金秀奇道,“是那一位?难道是袁枚袁子才?”这个桥段,怎么听上去这么的熟悉啊?是不是从哪里听到过?

        “是,子才先生于是为我改名,和者有和衷共济睦静端方之意,有君子之征;珅者,拆字来看一人顶天立地立于君王之右,由妙语连珠才辩无双而闻达于上,再展其经天纬地之才,同样贵不可言。”

        “我今个就唤作和珅了。”

        “原本是得了这样的好名儿,我巴巴得过来告诉你这件喜事儿,可你却如此给了我这样的一个‘大惊喜’!”善保抬起头,脸色通红,恨恨的望着金秀,“今日我可是什么滋味都尝过了,我日后若是没有出息,难道就真的如了你的愿了!”

        “和珅!”金秀喃喃,她脑海里如同电火花一般,闪现过了许多的东西,“原来你如今叫做和珅了……”她盯着善保,似乎要最后才看穿面前的这个人,“致斋,你以后一定是会有出息的,只是你的出息,不在我的身上,你的机缘,也不在我这里,我可以帮你一次两次,但帮不了你再几次,以后你的机缘到了,你飞黄腾达的时候就到了。”

        善保很是惊讶,却又很是气愤,“你现在居然还和我说这样的话儿!”

        “木已成舟,这是我的错,却也不全是我的错,”金秀哀声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望着皎洁的明月,饶是明月,一个月周而复始,也不全然每天都是圆满无缺的,“只能说咱们没有缘分罢了。”

        善保甩开了金秀的手,跌跌撞撞的回去了,两个人的最后一面,似乎也就这样毫无结果的结束了,金秀望着善保的背影,微微张口,却再没说什么。

        善保回到了自己家里,推开房门,跌坐在炕上喘息,只觉得呼吸太急促了,头疼欲裂,又不免颓然卧倒,刘全忙跟进来,他刚才就一直远远的缀着善保,只是见到两人交谈,没有上前打扰而已,这会子见到自家大爷脸色通红,用手一摸,“哎哟”,“大爷你这是得了风寒!我马上就去叫大夫来!”

        “不必叫,不必叫!”善保大喊,“就让我这得风寒死了得了!”刘全忙跺脚,“这话是怎么说的!您就是再和元大姑娘置气,您也不该如此啊!”

        善保打着哆嗦,却又拉着刘全不让他去叫大夫,“我无非是在外头吃了酒,又吹了风罢了,睡一觉也就好了!”如此闹了许久,还是钮家太太出来,见到善保脸色通红,又是满嘴胡话,于是勒令刘全去请大夫来,请了大夫来才让原本一直发烧的不轻的善保退烧下来,这一条命才算是保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刘全你说说,你是怎么伺候的!”钮家太太大怒,“怎么让大爷受了这么大的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