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玄幻小说 - 妖血筑龙城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此生榜样

第六十一章:此生榜样

        “爹,我”还没等裴宗浩把话说完,就被裴成芳打断“好了,此事就不必多说了,你看你什么时候进京,你现在身为太子,大禹储君,还是要坐镇王庭才是。”

        听见裴成芳此话,裴宗浩知道这次是推脱不了了,从此自身的自由,将会被限制。

        “好吧,谢谢爹。”裴宗浩有些气馁的回道。

        裴宗浩和牧雪夜在王府中又住了三日,陈淑婉的伤势在丹药的帮助下,身体已经渐渐恢复。

        “师姐,师门传讯,让我们火速回宫,好像是接下来有什么大动作。”

        “你的身体,能行吗?”牧雪夜倒了一杯水,递到陈淑婉手中。

        陈淑婉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后说道“我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咱们什么时候启辰?”

        “明日吧。”牧雪夜回道。

        “这次幸亏有太子殿下相救,其他的师妹们也都安然无事。”陈淑婉双手捧起茶杯,将茶杯慢慢的举到鼻梁处,右手食指在茶杯上轻轻的敲了敲,发出三声清脆的铛铛之响后。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向牧雪夜问道“雪夜,你和太子殿下的关系不简单啊。老实交代,是不是?”

        陈淑婉捧着茶杯的双手,此时一对大拇指又翘了起来,不停的比对着拜天地的动作。

        “师姐,你讨厌啦!”

        陈淑婉这一动作,惹的牧雪夜俏脸羞红,故作生气的伸手打向陈淑婉,弄的两人在闺房之中追逐打闹半天。

        次日清晨,裴宗浩在老何等人的“包围下”,向着玉京城驶去。

        “小王爷,牧姑娘她们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车窗外,老何向裴宗浩问道。

        “不了,她师门有令,她和陈姑娘就先走了。”裴宗浩此时坐在马车中,右手撑着下巴,一脸无奈的表情。

        “哦,那咱们就出发了。”

        “嗯。”

        一行人走了一个上午,途经龙泉城的时候,裴宗浩叫停了队伍,他来到之前和红尘分开的地方,召唤了红尘好几次,但最后都无一回应。

        “哎,看来以后不仅是大黑,就连红尘也要散养了。”

        裴宗浩垂头丧气,带着老何几人往车队的方向走了回去。

        “咦?等一下?”

        无意间,裴宗浩既然发现地上有一片血红色的蛇鳞,弯腰将蛇鳞捡起,仔细观看后,发现蛇鳞上既然带有血迹,这让裴宗浩一下感到不妙,“红尘有危险!”

        “何叔,将所有人召集过来,以此处为中心,把人都散出去,方圆十里内仔细盘查,把红尘找出来!”

        听见裴宗浩的命令,老何取下腰间传讯海螺,轻轻的将海螺吹响。传讯海螺,又名“肝胆相照”,此海螺可以远隔千里,产生共鸣,同时也能确定彼此方位。此海螺十分少见,一般用于军中传信。

        不一会,留下来看管马车的几名护卫也飞身来到裴宗浩身边。

        老何将裴宗浩的命令传达后,十二人身形一闪,便向四面八方飞走。

        见裴宗浩眉头紧皱,老何开口说道“小王爷,您对这蛇还挺上心的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总感觉红尘像是我身边不可分割的亲人。”

        “呵呵,咋们小王爷重情重义,可能是那蛇跟在小王爷身边久了,小王爷习惯了有它在身边的感觉了。”

        裴宗浩看着手中鳞片,说道“可能是吧。”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老何腰间挂着的海螺发出一声响,“小王爷,找到了。”

        “嗯?是洪荒丛林方向。”老何望着洪荒丛林的方向,眉头紧皱。

        “把其他人都召回来,我们去看看。”裴宗浩收起手中血红色蛇鳞,脚踏飞剑冲了出去。

        老何纵身一跃就是十丈高,整个身体升空,和裴宗浩在空中并肩飞行,但持续五息后,又落回地面,再次腾空。

        两人飞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终于赶到传信侍卫身边。

        “大胆!我再说一次!这条蛇是我家少爷的灵兽,你们如果再不退去!那就只有问问我手中的刀了!”侍卫拔出腰间长刀,指着身前十余人怒喝道。

        此时,侍卫站在红尘身旁,一人一蛇被十余人包围。

        红尘此时倒在血泊之中,好像发现裴宗浩来了,吃力的将巨大的蛇头抬起,朝裴宗浩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巨大的蛇头便落了下去。

        裴宗浩看着红尘,全身蛇鳞多处被打碎,就连背后的翅膀都少了一只,受伤严重。看样子,不及时医治,肯定会有性命之忧。

        “哼!我才不管这蛇是谁的!我家少主看上了,这蛇就是我家少主的!你要是再不退去!休怪我等对你不客气!”

        对方十余人中,领头的看见侍卫修为不弱,赫然已是武学大宗师境强者。但,领头之人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因为己方有两名筑基期修士。

        “刷!”剑似流星,虚空留影,裴宗浩此时心中无比的焦急。全力催动脚下飞剑,在空中留下一连串幻影,直奔红尘而去。

        裴宗浩来到红尘身边,一把将红尘巨大的蛇头抱起。搬开大嘴后,飞速的在乾坤袋中取出两颗丹药,喂到红尘口中。

        “少爷!”侍卫看见来人是裴宗浩,向裴宗浩行礼。

        出王府前就说好的,在外面,不准称呼裴宗浩太子殿下,以免暴露行踪。

        对面领头之人看见裴宗浩御剑飞来,上下打量了一眼裴宗浩后,说道“你就是他家少爷?”

        见裴宗浩不答,领头之人又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家少主是你得罪不起的人,你乖乖的把这条蟒蛇给我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听见此话,裴宗浩怒发冲冠,火冒三千丈“他娘的!是谁敢打老子的蛇!”

        听见裴宗浩吐粗口,就连身后紧跟而来的老何都十分诧异,小王爷从小广读诗书,对礼法常纲更是铭记于心,没想到此时既然将礼仪礼法都抛之脑后,看来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看见裴宗浩根本没有理会自己,还口吐粗言。对面领头之人池飞羽此时怒火中烧“小子!你这是想找死吗?”

        池飞羽话音刚落,天空中一个血红色的大手印碾压而来。“崩天血手印”这正是老何的看家本领,是由裴成芳亲传的。

        见天空中巨大的血红色手印碾压而来,池飞羽一行人赶紧祭出自己防御法器,与天空中的血手印作抗衡。只是还没坚持两个呼吸,血红色的手印便将法器击溃,印了下来。

        “噗!”池飞羽一行人各自口吐鲜血,双膝跪地。

        “武圣!你们到底是何人?”池飞羽一身筑基后期修为,与武者争锋,除非传说中的武之圣者,不然没有人能一招就将自己打的吐血重伤。

        老何闭口不答,只是走到裴宗浩身边笔直的站着,整个人就像一把长枪,欲要捅破苍天。

        这等气势,池飞羽瞬间哑火,知道这次是惹到了真正惹不起的人了。

        “我告诉你们!我们是玉青山之人!我是玉青山大长老池飞羽!我们玉青山可是当年从龙正派,如今当朝皇后娘娘可是我们掌教的亲妹妹,这蛇是我家少主看上的!”

        一提到少主,池飞羽赶紧又扯上虎皮“我家少主可是当朝皇后娘娘的亲外甥,乃皇亲国戚!你们还是乖乖的把这蟒蛇交出来!此事我们可以不予追究!”

        裴宗浩心中怒火未消,简单的安顿好红尘后。站起身,提起身边白凤剑就来到池飞羽身前,将白凤剑架在池飞羽脖子上“我不管你家少主是谁?你告诉他,老子名叫裴宗浩,你们今天打伤了我的蛇,就要给我个说法!”

        “不然,”裴宗浩眼中寒芒四射,“你回去告诉你家少主,不给我说法,让他小心他的狗腿!”

        一听“裴宗浩”,池飞羽差点没当场昏死过去,这回算是彻彻底底的完蛋了。整个大禹,自己少主惹不起的人,一只手的手指都能数的过来。当然,裴宗浩赫然在此列,而且还是最粗的那根。这回他玉青山算是踢到铁板了。

        “太,太子殿下,我家少主可是对您这位妹夫神交已久。我家少主曾说过,他可是打心底里敬仰您啊!”池飞羽伸出拈花指,轻轻的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白凤剑拎起,慢慢的移开“太子殿下,您看,都是自己人,是不是饶了小的。”

        裴宗浩此时被池飞羽给气乐了,没想到眼前这位筑基后期修为之人,尽然这般贪生怕死,根本没有一点点高手的形象。

        “你家少主现在人在何处?”裴宗浩又将白凤剑架在池飞羽脖子上问道。

        “我家少主现在就在龙泉城中,他在效仿您,带着美人去龙泉城的有缘居,找当地恶霸的麻烦去了。”

        听见池飞羽的话,裴宗浩差点笑出了声“你说什么?我是那种成天无所事事,带着美人到处瞎逛的二世俎吗?”

        “没,没有。”池飞羽小心翼翼的伸了伸头“那不是您光辉的形象,在我家少主心中犹如刀刻一般挥之不去吗,我家少主可是把您当成了他此生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