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玄幻小说 - 妖血筑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比邪修更狠之人

第五十六章:比邪修更狠之人

        “伯父,我叫牧雪夜。当年师尊在一个大雪封山的夜晚捡到我,后来就给我取名雪夜。至于为什么我姓牧,听师尊说,我当时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刻着一个牧字。”

        牧雪夜抬头偷偷的看了一眼裴成芳,一脸含羞的继续说道:“伯父,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

        牧雪夜努力让自己不失态,将自己的身世婉婉道来。

        听完牧雪夜的话,裴成芳忍不住陷入回忆中,“我叫梦雪夜,我师尊在一个大雪封山的夜晚,在山里捡到我,将我带了回来。我师尊姓梦,所以给我取名叫梦雪夜。”

        当年,裴成芳和梦雪夜一见钟情,两人定下终身后,梦雪夜依偎在裴成芳怀里,冲着裴成芳柔声说出自己的身世。这一幕,让裴成芳至今难忘。

        “伯父,您怎么了?”看见裴成芳意志消沉,面带痛苦,牧雪夜不禁开口轻声问道。

        被牧雪夜惊醒,裴成芳迅的回过神,镇定了一下心神后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当年的一些事。”

        “浩儿没跟你说过吗?他娘亲的名字也叫雪夜,梦雪夜。”裴成芳看着牧雪夜说道。

        “啊?没有啊,夫君没有跟我说过。”牧雪夜回过头,满脸责备的神情,看着裴宗浩。

        “没事,这可能就是缘分。”裴成芳对牧雪夜说完,转头又看了一眼裴宗浩,说道:“浩儿,雪夜,爹希望你们能有像爹和娘一样的将来,但爹不希望你们有像爹和娘这样的结局。”

        同名不同姓,听到牧雪夜的名字,一下让裴成芳心里想了很多,深怕这两个名字相同之人,最后会走上相同的路。

        “谢谢爹!我会好好保护雪夜的!”裴宗浩明白父亲的意思,接过话回道。

        “嗯,很好。爹这辈子没有保护好你娘,将来你一定要做到爹没有做到的事情。”裴成芳说到此处,整个人身上散出一阵忧伤悲凉的意境,周围的环境都受到了影响。

        “王爷!小王爷!事情属下已经安排妥了。”老何此时走进门,向裴成芳和裴宗浩说道。

        “好,那咱们就守株待兔,等着秦仁俊自投罗网。”听见老何的话,裴宗浩信心满满的说道。

        待裴宗浩说完,

        书房中陷入一种沉闷的气氛中,裴成芳再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拿着手中玉笔一直在批示军报,头也没抬,这让书房中的几人显得多少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裴宗浩开口,将这沉闷打破,“爹,我和雪夜这一路赶来,体内灵力也都快耗尽了,我带雪夜下去休息,顺便恢复灵力,晚上还有事要办。”

        “好,你们先下去休息,一会此人落网,我会叫老何通知你。”裴成芳依旧头也没抬的回道。

        裴宗浩带着牧雪夜来到自己房间,随后两人都盘膝打坐,各自恢复体内灵力。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小王爷,人已经抓住了,他身边还有两名同党。”屋外传来老何的声音,将裴宗浩和牧雪夜从修炼中吵醒。

        裴宗浩睁开眼后,一脸兴奋的跳下床,打开门后,冲着老何问道:“抓到了?人现在在何处?”

        “在咱们王府大牢之中,小王爷此刻就要提审他吗?”

        “嗯,现在就去!”

        “我师姐怎么样?”牧雪夜此时焦急的向老何问道。

        “你说的是一位身受重伤的姑娘吗?”老何想起一起落网的人当中,确实有一位身受重伤的女子。

        “是的!肯定是师姐!”听见老何的话,牧雪夜内心十分激动。

        何顺带着裴宗浩和牧雪夜来到王府大牢,秦仁俊和两名噬魂宗弟子此时被绑在刑架之上。而陈淑婉此时被放在一张草席上,面色苍白,气息微弱。

        “师姐!师姐!”牧雪夜冲上去将陈淑婉抱在怀中,眼眶带泪,口中不停的呼喊陈淑婉。

        “来人,快将这女子带去医治。”听见裴宗浩的话,两名护卫走了进来,将陈淑婉抬起,准备带下去医治。

        “记住!告诉大夫,一定要保住性命!”裴宗浩向进来的护卫叮嘱道。

        “是,属下一定将话带到!”领头的侍卫说完,便带着陈淑婉匆匆离去。

        牧雪夜也跟着陈淑婉走了,留下裴宗浩和侍卫老何。

        裴宗浩轻轻的走了两步,来到秦仁俊身旁,冷冷的看了秦仁俊一眼,冰冷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剑,深深地刺在秦仁俊肝胆之上。

        “我说过,我是取你们性命之人。”此时裴宗浩冰冷的语气,让大牢中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秦仁俊没有回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裴宗浩。

        “准备好了吗?”裴宗浩也没有再理会秦仁俊,向着牢门外问道。

        “启禀小王爷,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好,进来吧。”

        此时,一个骨瘦嶙峋,面容恐怖的牢卒,端着一个托盘走进牢房中。托盘上整齐的摆放着一把把大大小小的小刀,小刀锋利的刀刃足可以反射黑夜中微弱的荧光。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秦仁俊见此,惊慌失措,开口不停大叫。

        “有没有听过一种刑罚?人兽通用的那种。叫什么来着?”裴宗浩故意顿了顿,随后一拍额头,语气由轻到重的说道:“哦,对,叫凌迟!”

        “凌迟!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一听凌迟,秦仁俊不停的挣扎,口中更是不停的叫喊。

        裴宗浩根本没有理会秦仁俊,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之前和少侠打过一次交道,一直没有问过少侠尊姓大名,不知少侠在临死前,有没有兴趣将自己的名讳告诉在下?”

        “你这罗刹!你这魅兽!你有种杀了我!”秦仁俊叫骂不停,没有回答裴宗浩。

        “可笑,少侠你身为邪道中人,那些个抽人精血,炼人神魂的秘术应该懂的不少吧。想必少侠也没少用,为何我这正派中人,反而却成了你口中说的食人血肉吞人神魂的罗刹和魅兽了?”听见秦仁俊说自己是食人血肉的罗刹,裴宗浩根本不以为然。

        “啊!你杀了我!杀了我!”秦仁俊此时彻底崩溃,情绪变得开始有些癫狂。

        “来啊,这就动手,你给我记着,三千六百刀,少了一刀都不行。”裴宗浩故意回头看了一眼秦仁俊,继续朝着行刑之人说道:“要是少了一刀,你就上去,我亲动手,就拿你先练练手。”

        听见裴宗浩的话,瘦骨嶙峋的牢卒吓的浑身一抖,急忙说道:“小王爷放心,属下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失过手。这人要切三千六百刀,兽分种类,每一种又有每一种的不一样。”

        “这些,属下可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好,动手吧。”

        听见裴宗浩和牢卒的对话,秦仁俊已经吓的快丢了魂。再听见裴宗浩说动手,秦仁俊整个人差点昏死过去。

        “等一下!等,一,下。”秦仁俊忍不住流着眼泪,声音哽咽的说道:“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我都说!你要是想替那些神霄宫的弟子出气,你一刀杀了我便是,干嘛这么大费周章!你简直比我们邪道中人还狠!”

        “我想要知道,你知道的全部事。”裴宗浩端起牢卒呈上来的茶,轻轻的酌了一口。

        “我叫秦仁俊,是噬魂宗宗主秦血河之子。我噬魂宗......”

        秦仁俊将自己姓名,父母姓名,出生年月日,家庭条件,和家中九族之人概况,通通的说了出来,把噬魂宗和吕家的关系也抖了出来。更是提到天南雪域吕家,不仅暗中支持噬魂宗,就连血邪宗,轮回殿,天鬼教这些邪修势力,全都是由吕家背地里支持的。这些势力和吕家都效忠于前朝太子,秦琼。

        这真是个天大的秘密,裴宗浩没有想到,自己尽然在秦仁俊口中撬出了这么多情报,这一下也让大禹帝国如今这潭浑水,一下变的澄清了不少。

        “你刚才说,太子秦琼今晚要在云川城中的听潮楼和异族之人会盟?”当秦仁俊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后,裴宗浩才向秦仁俊问道。

        “嗯,听潮楼,有妖族之人,海族二皇子,还有雪族圣女。”秦仁俊此时觉得自己已经被掏空了,一种如履重负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再也不想管什么复国大计了,就想把自己心中的秘密都抖露出来,一吐为快。

        “很好,你占时可以不用死了。”裴宗浩说完便离开牢房。

        “真是狗胆包天!狗胆包天啊!大秦复国,如此大的秘密,他们既然没有遮遮掩掩,就连秦仁俊这样的小人物,都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的清清楚楚。他们这到底是有多大的底气?”

        从牢房出来的一路上,裴宗浩心中感到十分的不安。像前朝复国这样的叛乱重罪,吕家和秦琼竟然敢做的这般明目张胆,真不知道他们手中攥着什么样的一张底牌,能让他们抱着一种胜券在握的态度,蔑视朝廷,闹得世人皆知。

        “你,去将这件事禀告给我爹。”

        “你,去苍狼营,传我命令,让杨靖抽掉五千苍狼精锐,埋伏在听潮楼四周,等待我号令。同时传令镇南大营主帅,涂征平将军,让他暗中抽掉五万弓弩手,悄悄的登上南城楼埋伏。”

        “你,去城防部队,传我命令,四周城墙增加两百架机弩。”

        裴宗浩下达完命令后,转过头朝着老何说道:“何叔,你跟我走一趟,咱们去一趟听潮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