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玄幻小说 - 妖血筑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冷静的回忆过去对比现在

第三十六章:冷静的回忆过去对比现在

        穆风明月走后,裴宗浩还是没有答应刘公公安排的侍寝,自己一人在房中休息。裴宗浩盘膝坐在床上,一遍一遍的修炼着太上摄灵术。

        一个大周天后,裴宗浩豁然睁开眼。伸手将腰间的乾坤袋取下,将之前斩杀封天陌后,得到的白玉酒壶拿了出来。前几天一直事挨着事,自己根本没时间将此宝贝炼化,今天在闲暇之余,裴宗浩准备好好的研究下这宝贝。

        裴宗浩将白玉酒壶握在手中,感觉一股暖意传来,裴宗浩不禁想到,“根据玉简中记载,这酒壶可是由地心暖玉为主材料炼制而成的,这地心暖玉到底是何灵宝?”

        裴宗浩又拿起酒壶仔细的端详了好久,外表上看,除了看出雕工十分卓绝,把酒壶上的龙雕刻的活灵活现,其他根本没有一点玄机。将酒壶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好几遍,裴宗浩觉定先将它炼化,在做研究。

        以后对敌之时,自己也多了一件灵宝。与人厮杀,自己除了飞剑,什么都没有,这也显得太单调了,没有拿得出手的杀手锏,一想起这酒壶的威力,裴宗浩心里十分期待。

        裴宗浩双手掐诀,在酒壶上一点,酒壶瞬间变小,进入自己的丹田气海中。裴宗浩驱使着自己气海中的灵气,试图将酒壶炼化,可自己的灵气一靠近,就被酒壶弹了回来。裴宗浩心升不服,努力的尝试了好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灵气只要一靠近酒壶,就被酒壶自动弹开,这一下让裴宗浩十分不解。

        “难道是因为我修为不够?”尝试了多次后,裴宗浩停下来思索了半天。

        “应该是了,看来灵徒境界的修为还不能炼化这酒壶,这事还是先放一放吧。”修为不够炼化酒壶,裴宗浩直接将酒壶收入乾坤袋中,脑子里又开始将这几天的事一一过滤。

        当年,老先生说过,人要想立于不败之地,想不断的成长,那么一定要不断的完善自身,同时还要注重细节。

        老先生当年说的最经典的一句话,“冷静的回忆过去,对比现在,大胆的展望创造未来。”

        这话裴宗浩从小听着就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从小到大,裴宗浩每天会不停的回忆对比过去,用今天的自己和昨天的自己相比较,看看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强在哪里,看看昨天的自己做错了什么,明天又该如何改正。一直以来,裴宗浩都是用这样的方式鞭策自己成长。

        “没想到被牧雪夜追杀,既然引出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如今我自己也深陷其中。不过也好,反正我都是要管的,早知道总比晚知道强。”

        “这张元亮只是小喽啰,背后的大鱼还藏在水中,不过今天偷袭三叔的人,肯定也是一条大鱼,这条大鱼提前浮出水面,可惜我没能耐抓住他,这还是交给大伯处理吧。”

        “不过我想不通,难道偷袭三叔就是为了化血丹?这化血丹是练血境界中最高层次,练血伐毛境才用的到的,难道宫里有人要突破进入武圣了?这中间很多事情我还不清楚,明天抽空去打听打听。”

        “今天我始终感觉百夫长有问题,白子岳也有问题?这问题出在哪?难道他们也和大秦复国这事有关?他们都是同党?在我面前演了一出戏?今天要不是沈月舞长老出手阻止,我可能就真的要死在神霄宫的剑阵之下了。”

        “这百夫长和白子岳极有可能是大秦余孽,想借机杀了我,逼我爹出手消灭神霄宫,以此来消耗大禹手中力量。”

        “可这陈人杰又是什么情况?他为何一进门就紧握着三叔的手?为什么我在他眼里看到了那一道异样的目光?三叔受伤,大秦复国,陈人杰和这件事到底有没有牵扯?”

        “哎!这事情真是越捋越乱,看来还得等,时间长了,这些人总会漏出破绽。”裴宗浩一声长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放松放松。

        “今天我主动给三叔疗伤丹药,这事做的不妥啊,万一陈人杰真的和大秦复国这事有牵连,我的丹药落在他手中,肯定会被大做文章,到时候我是跳进南海都洗不清了。”

        “看来,以后这种事,我一定要谨慎啊。这玉京城,还真是水深的特别容易淹死人!怪不得小时候我爹娘不愿意送我进京,原来这表面上光鲜繁华的玉京龙城下,埋着遍地尸骸!”

        裴宗浩回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不禁感慨万千,这来玉京城才一天,自己就已经在奈何桥上走了一遭。

        早上在神霄宫,要是沈月舞稍微来晚一点,自己肯定被万剑穿心,尸骨无存。

        晚上在大将军府,要是没有侍卫无意间的出言提醒,自己很有可能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回想起这些,裴宗浩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将这些事过滤一遍后,裴宗浩安定心神,又开始了修炼,将穆风明月赠与自己的引灵珠取出,又修炼起了太上摄灵术,直到第二天清晨。

        “太子殿,您起来了吗?”

        “马上就要早朝了,今天的早朝,您务必要去啊!”

        一大早,门外传来了刘公公的声音。

        “起来了,我这就出门。”一只盘膝打坐的裴宗浩睁开眼回道。

        “好,那老奴等您。”

        裴宗浩起身后,洗漱完,穿上宫女事先准备好的太子服便准备上朝。

        “哎哟!这身衣裳,穿在太子您身上,还真是鲜花着锦啊!”

        陈公公看见此时一身华贵绒袍的裴宗浩,忍不住对裴宗浩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开口夸赞。

        裴宗浩撇眼看了一眼刘公公,这一个眼神,瞬间又让刘公公想到,自己又说错了话,“哎哟!您看我这嘴!”

        “太子殿下赎罪,奴才乃残缺之身,这骨子里就少了男儿气魄!这,就连夸起人来也...”

        “好了,我们走吧。”裴宗浩一挥衣袖,将陈公公的话打断。

        “是是是!咱们走!”刘公公赶紧低头哈腰,在前面引路。

        不一会,裴宗浩坐着轿子便来到太清殿前,下轿后,见一群文武大臣正小跑上殿。

        一帮文武大臣看见裴宗浩,纷纷躬身垂头,“参见太子殿下。”

        从裴宗浩身上的衣着打扮,大臣们心中便知道,这就是昨日刚刚进京的外太子裴宗浩了。

        “诸位大人请起。”

        大臣们起身后,裴宗浩伸出左走向着大殿内,道:“诸位大人请。”

        “太子殿下请!”大臣们异口同声道。

        裴宗浩也没再谦让,如今自己身为太子,在朝储君,地位之高,那是没的说。一转身,带头就走入太清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

        群臣起身后,穆风天阳率先开口,“昨日,镇国大将军被刺,此事关乎着我大禹颜面,堂堂镇国大将军,位列三公,国家脊梁。”

        “在我玉京龙城,竟然有人敢行刺朝中重臣!”

        “你们!”

        “谁来彻查此事?”

        穆风天阳龙颜不悦,满脸震怒的指着下方问道。

        “陛下,能行刺大将军之人,修为肯定不低,臣举荐武侯全全调查此事。”此时,魏渊走出队列,向穆风天阳谏言道。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时间,文武大臣全都同意魏渊的举荐,认为此事只有武侯才能胜任。

        “那好,陈进,朕命你速查此事,一个月后将此事彻底查清。”

        “退朝!”穆风天阳说完便宣布退朝。

        穆风天阳走后,留下满朝大臣,“这,陈楚被刺杀这事,看来惹得陛下震怒了啊!”

        “就是啊!陛下今天连别的请奏都还没听,就退朝了,看来此事陛下决心要彻查到底了!”

        “你们说说,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在京城刺杀朝廷重臣。”

        “这谁知道,不过能刺杀大将军,这修为可不低啊!”

        “就是,这事我看不简单。”

        ...,....。

        “侯爷,陛下这次命您追查此事,不知道侯爷心中可有头绪?”此时,魏渊走到陈进身边,向武侯陈进问道。

        陈进撇了魏渊一眼,“这还多亏了魏大学士啊,不然以陈某之能,又怎能担当此重任?”

        “侯爷,您这是,”

        还没等魏渊把话说完,陈进便转身离开。很明显,这肯定是份苦差,更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魏渊这是借此机会打压武官派系的锐气。

        看着群臣纷纷离开,裴宗浩也没有再做逗留,默默的走出太清殿。

        “太子殿下,我等您好久了。”裴宗浩刚出门,霜儿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嗯?霜儿,你找我什么事啊?”

        “太子殿下,公主命我在此等您。”

        “说,等早朝结束,请您和她一起去大将军府,探望大将军。”

        “那好吧,你前面带路,咱们走吧。”裴宗浩立即答应下来。

        霜儿领着裴宗浩来到穆风明月轿前,“公主,太子殿下来了。”

        穆风明月闻声,掀开轿窗帘,“你没坐轿吗?”

        “没有啊,霜儿也没说让我坐着轿子来啊。”

        “那你上来吧,反正我这里也挺宽敞的。”

        裴宗浩也没拒绝,上轿与穆风明月同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