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玄幻小说 - 妖血筑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险胜

第二十一章:险胜

        “哈哈哈!小子,别浪费力气了,你是破不开我的小周天玄铁盾的。”血袍人口中一阵得意,对自己的小周天玄铁盾信心百倍。

        裴宗浩对血袍人的话根本不予理会,手中白凤剑依旧不停的挥舞着。“铛铛铛!”一阵响,持续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呼呼呼!”裴宗浩此时已经累的喘气不止,而血袍人此时,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

        “小子!砍够了吗?”血袍人眼睛中的怒火一直没有熄灭,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向裴宗浩问道。

        “没有!”裴宗浩说完,手中的白凤剑又向血泡人砍去。

        黑色的小盾始终没有给裴宗浩机会,每次都能提前的预测白凤剑的落点,这让裴宗浩不禁心生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铛铛铛!”白凤剑与黑色小盾不断的相撞,血袍人此时也无力再催动酒壶反击,两人就这么耗着,看谁先力竭。

        “不行!再这么下去,我肯定要脱力了。此人是筑基期的修为,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刚进入筑基期不久,不然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能再拖了,我得找机会给他致命一击!”裴宗浩此时心中不停的在想办法。

        “铛!”白凤剑再次与黑色小盾相撞,裴宗浩握剑的右手,虎口处都已经破裂,整个右手也已经麻木,失去知觉。又一次撞击之后,裴宗浩向后一跃,与血泡人拉开了五步远的距离。

        “怎么?没力气了?这是要跑?”血袍人见裴宗浩后撤,戏谑的向裴宗浩问道。

        裴宗浩并没有回到,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白凤剑在手中舞成了一朵莲花,带着孤注一掷的气势向血袍人杀去。

        “嘿嘿!来得好!”血袍人催动黑色小盾格挡,白凤剑一剑斩在黑色小盾上,激起了一串火花。

        就是此时,裴宗浩右手猛的加大了力道,狠狠的压在黑色小盾上,整个人身体豁然向右一倾斜,之前掉落在地上的斩仙剑猝不及防的飞向血袍人眉心。而也就在此时,之前一直没有被血袍人催动的酒壶,也再次出现,猛的击在裴宗浩胸口。

        没想到,血袍人也抱着跟裴宗浩同样的想法,都准备出其不备,给对方致死一击。“砰!”酒壶打在裴宗浩胸膛,“嗡!”斩仙剑一剑将血袍人头颅贯穿。

        “噗!”裴宗浩被酒壶一击打在胸膛后,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血袍人此时已彻底的没了生机。一死一重伤,裴宗浩暗中积蓄的一丝灵力催动斩仙剑,最后险胜半招。

        “哗啦啦!”夜风中夹杂着丝丝寒意,轻轻的吹过,拨动了树叶,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声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裴宗浩终于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

        “红尘,你死了没有?没死的话过来扶我一把。”裴宗浩微弱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而此时的血蟒红尘也是奄奄一息,之前被血袍人的酒壶打的遍体鳞伤,血流不止。此时倒在血泊中,轻轻的抬了一下头,撇了一眼裴宗浩后,脑袋又搭拉了下去,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

        裴宗浩看见红尘还没死后,艰难的起身。他先将奇特的酒壶捡起,酒壶拿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不知道里面装了多少东西。

        将酒壶拿起之后,裴宗浩也没有多想,直接将血袍人腰间的乾坤袋取了下来,再在血袍人身上搜索了一边后,便从血袍人头上拔出斩仙剑,呼唤红尘离开。

        裴宗浩解开绑在树上的大黑马的缰绳,艰难的跨上马背后,还不忘去取下之前钉在树干上的烤兔子。将兔子取下后,裴宗浩骑着大黑马跑了好一阵,最后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找到一个山洞,带着红尘就进入山洞疗伤。

        第二天清晨,裴宗浩吃了师尊给的丹药后,体内的伤势终于恢复了一半。这次与血袍人斗法,消耗巨大,体内灵力全部枯竭,胸口被酒壶一击后,断了好几根肋骨。要不是有先天境界的风灵子亲手炼制的丹药,裴宗浩根本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红尘,你怎么样了?”裴宗浩向躺在一旁的红蟒问道。

        “嘶嘶嘶”红蟒口中发出一连串嘶嘶声,示意裴宗浩自己没事。

        “没事就好,看来师尊的丹药对妖兽也有效啊。”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事,我先来看看这血袍人留下的乾坤袋,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好宝贝。”得到血袍人的酒壶后,裴宗浩对血袍人的乾坤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嗯?果然在!”之前血袍人所用的黑色小盾,在血袍人死后,便不知去向,裴宗浩当时也仔细的检查了好几遍血袍人身体,也没有发现,没想到此物竟然自己回到乾坤袋中。

        “小周天玄铁盾,这东西好啊,我看看有没有玉简说明,以后肯定会成为我一大防身法宝。”裴宗浩信誓旦旦的在血袍人的乾坤袋中翻找,终于找到一块玉简,上面记载了黑色小盾的来历和使用方法。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裴宗浩将玉简从额头上拿开。

        “没想到,这东西既然如此神奇,这周天星辰篇中所记载的星辰轨迹既然这般神奇,怪不得我无论怎样发起攻势,这小东西都能将我挡下来。”

        “不过据玉简中记载,此物以后还能加以炼制,炼成大周天星辰盾,那时候就可以将我身体全部护住了。”

        “呵呵呵,好宝贝!”看完玉简中的说明后,裴宗浩乐的合不拢嘴。

        找到黑色小盾的相关记载后,裴宗浩在玉简中也找到了白玉酒壶的相关信息。玉简中详细的记录了酒壶的来历和使用方法。

        此酒壶和小周天玄铁盾,都是一个叫酒仙道人的散修留下的。玉简中详细的记载,酒仙道人是一个外界的散修,在一次与敌人争斗时,不小心掉落进空间乱流,从乱流中出来后,身受重伤,来到这世界犄角旮旯之地。

        酒仙道人从空间乱流中出来后,随便找了个洞府疗伤,结果重伤不愈。在临死前,酒仙道人将自己毕生经历和修习功法都记录在了玉简中。

        酒仙道人嗜酒如命,是一个散修,金丹后期修为,修炼的功法也颇为奇特,醉生梦死诀。此功法要以灵酒辅助,配合修炼,裴宗浩一看便放弃了修炼此功法的打算,自己所修炼的太上摄灵术,乃浩天宗镇派仙法,他也不打算轻易更换。

        白玉酒壶是酒仙道人的本命法宝,是用地心暖玉为原材料炼成的,酒壶中还自成空间,其中被酒仙道人装满了灵酒,只是设下封印,要到先天金丹期才能解除。

        除了这些,酒仙道人还留下了许多炼制法宝的宝物和灵石。但在乾坤袋中,除了一些下品灵石,其他的裴宗浩一样都没找到,看来是被之前那血袍人挥霍一空。

        乾坤袋中,除了酒仙道人的相关记录,剩下的就是血袍人的私人物品。其中有一块黑铁令牌,正面刻着血邪宗三个大字,而背面刻着的是内门大长老,封天陌三个大字。

        “看来这血袍人就是这内门大长老了,封天陌,他跑到这云川来干什么?这血邪宗应该是邪道宗门,这些年面对妖兽,雪族和海族的压迫,朝廷对邪道宗门的管制肯定力不从心了,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十年,他们尽然死灰复燃。”

        “看来我以后在玉京城,没了妖兽和异族让我杀,但还是有很多事可以做的嘛,这血邪宗就不错。”

        “哼!血邪宗!专门吸人血,炼人魂的歪门邪道,和妖兽异族比起来,也算是我人族的一颗毒瘤,我要将它连根拔起!”

        “我终于想明白了,这封天陌来云川是抱着什么打算了。原来是奔着妖兽魂魄来的,可惜却遇到了我。”

        裴宗浩在乾坤袋中找到有关血邪宗的相关记载后,顿时对这血邪宗产生了浓浓的恨意。这血邪宗除了吸普通人的血,炼普通人的魂,最可气的是和妖兽异族一样,动不动就屠戮一个村落,这简直是和妖兽异族无异。

        这封天陌这次来云川,也是抱着收罗妖兽魂魄的想法,之前云川城妖兽攻城,死去的妖兽和人族士卒不计其数,这正是血邪宗的天堂,这么多无主魂魄,只要收纳进血魂帆中圈养,将来肯定能养出一只鬼王。

        血邪宗炼制血魂帆,就是要收集无穷无尽的魂魄,以养獒的方法,养出一只鬼王。鬼王养成,可通过吞食魂魄的方法晋升修为,吞噬的魂魄越多,实力越强。

        “哼!血邪宗!鬼王,幸好除了门主,其他人还没有养出鬼王。不然,这次我说不定就要栽在这封天陌手中。”裴宗浩一脸愤怒,将手中红色小旗扔向空中,白凤剑寒光一闪,将空中的红色小旗一刀两断。

        裴宗浩将血魂帆斩断后,收起了乾坤袋。自己服下一颗师尊给的丹药后,又给了红尘一颗,最后一人一蛇,倒头在山洞里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伤势恢复大半,血蟒红尘也飞快的长出了新的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