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科幻小说 - 大明辅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操盘计划

第二百零四章 操盘计划

        酒席之上,除了钱财名下商铺的掌柜外,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这些人并不是商号的伙计,也非风行别院的下人,看衣着好像只是苏州府的普通百姓。

        酒席过半,只见三人举着酒杯朝着上首的坐席而去。

        朱由检看着来人,端起酒杯朝着三人笑呵呵的道:“今日得见三位演技,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举杯而来的正是最早卖票券给朱由检的刘有田、范满仓、于得水三人,此时三人已经喝得有些面红耳赤,听到朱由检的夸赞,心中更是得意,不过他们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敢太过狂妄,三人异口同声的道:“还要多谢公子提携。”

        “明日再接再厉。”

        三人闻言满脸兴奋的道:“定不辜负公子所托,明日公子指哪里我们砸哪里。”,别人给钱砸店铺,这么好的事这三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钱财举杯与席间众人应和了一番,待酒席过半之后便与朱由检二人悄悄的离席了,其他几桌的几个掌柜见钱财离开,随后也找了个理由走开了。

        风行别院书房之中,钱财站在房中,面前放着十几口上了锁的大箱子,他伸出肥胖的手一个个抚摸过去,十几口箱子上纤尘不染。

        书房门被从外推开,钱财犹自未觉,依然自顾欣赏着孩子一般看着那些实木大箱。

        朱由检出声提醒道:“好了老钱,人都来了,别再留恋了。”

        门外的人一个个的进来,钱财回到主座上坐好,直到门外再无人进来,门外的高寒、胡宝二人才伸手将书房门关上。

        钱财静静的盯着那十多个箱子,一时房内无人说话,静的落针可闻。

        朱由检轻咳一声,道:“大家想必都知道了今日万裕泰茶庄的事情。”

        众人听朱由检开口,只是点头应和,并没有出声。

        朱由检接着道:“万裕泰茶庄,不过是个引线,想必经过今日一日的时间,加上我们的人有心宣传,苏州府的百姓差不多心里都知晓此事了。虽然这把火暂未烧到八大联合商号的头上,想来他们还会为自己处理得当而沾沾自喜,但恐慌的种子一旦种下,很快就会发芽生根,至于何时发芽,就看我们何时浇水了。”

        润恒商号的陈掌柜道:“不知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去做?这几日拆借的票券今日已经全部出清了。”

        钱财终于将目光从箱子上收了回来,他对着房中众人道:“前几日的来回倒手不过是为了消耗八大联合商号的存银,我们这几日卖出票券所得银两不过是帮八大联合商号存着,若是票券价格压不下去,这些银子不仅要全部还回去,还会赔上全部家当,一切就看明日了,我们所有的手段就都在这十几口箱子里了。”

        说完,钱财站起身走到十几口大箱子前,接着回头看着众人道:“经过今日想必大家已经清楚八大联合商号的实力了,我们前后一共卖出了一千三百万两的票券,全部是从八家商号拆借而来,仍旧没能让他们伤筋动骨。

        而这里,一共十五箱各类票券,按市价来算也不过一千万两,想凭我们自身的实力去打败八家联合商号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我们便要借外力来一举击溃他们了。”

        陈掌柜问道:“东主的意思是?”

        “前几日,我们借的是八家商号的力,他们胆子大,而且胃口也大,因为他们从没想过票券降价的可能性,而明日我们要借的就是全苏州之力,让那些票券成为废纸。”

        那位被频频打脸的文掌柜道:“东主,若是要把券价格压下去倒是有可能,只是要让票券成为废纸,以八家联合商号的财力,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吧?”

        钱财闻言,看了一眼朱由检,满脸的堆笑。

        朱由检道:“若只是通过压价的手段自然做不到,但是票券可不只是用来流通的,主要的作用是兑换,若是兑换的商品没了,甚至是发行票券的商号倒闭了,即便这八家联合商号手里有再多的银子又如何能抬得起票券的价格?何况这八家商号手里的银子也不足以接下全苏州府的票券,若是他们能够将所有总号分号的银子全部聚集道苏州府,说不定还有可能,但时间不允许啊,等他们银子筹集到的时候,我想没有谁愿意花大把的银子去拉动一堆废纸的价格了。”

        房中的十几个掌柜不由得窃窃私语,还是陈掌柜开口道:“公子,这……可能做到吗?”

        朱由检道:“若是正常兑换自然不可能,每家商号都有拖延的本事,但是有了今日万裕泰的例子,苏州府的百姓心里已经有了恐慌,再加上现在院子里的那些人的引导,苏州百姓知道该如何去做的,而你们要做的就是何时去浇水,又如何去浇水了。”

        房内的掌柜皆是久经商场,但是如此操作还是头一遭,一个个听的神采飞扬、跃跃欲试,文掌柜颇有些兴奋的道:“东主、公子,该如何去做还请示下,我等定不辱使命。”

        朱由检看着文四道满面红光的样子,不觉得有些好笑,这老头一把年纪了竟还是如此的激动。

        钱财安排道:“我们的操作只在明日一天,后面就与我们无关了,这十五箱票券由文掌柜领去八箱,陈掌柜领去四箱,余下三箱我另有安排。明日的所有操作分作两组,由文掌柜带领高掌柜、秦掌柜、李掌柜……八人为一组,分别拿这八箱票券去八家联合商号的各大钱庄、当铺、印子局抛售,其中四明商号除外,详细的操作策略听从朱公子安排。

        陈掌柜带领吴掌柜、王掌柜、于掌柜……七人为一组,负责打压民间票券的价格,具体操作我会告诉你们。

        各位掌柜从各家商号里拆借的票券数量想必都有记录,完成明日的任务后你们只需待票券跌到废纸价时收回拆借票券的数量待到期后还回即可。”

        待钱财安排妥当后,朱由检起身,“文掌柜一组八位掌柜请与我来。”

        说完,朱由检朝着书房外走去。

        高寒、胡宝二人见朱由检领着八位掌柜出来,待最后一个掌柜将门关上后,二人跟着一群人朝外走去。

        此时仍能听见院中酒席间呼和的声音,朱由检领着一群人朝着另一处灯火通明的院落走去。

        进入院中,以文四道为首的八个掌柜只见此时院里站着十人,每人手里举着一个火把站在一匹马旁,而原本跟在最后的高寒与胡宝二人也走那十人之中站定。

        八位掌柜一时不明白朱由检所为何意。

        就在众掌柜疑惑之时,朱由检开口道:“这十二人便是明日的信使,各位掌柜看仔细了,且不要认错了人,明日但凡哪家店铺被挤兑倒闭,这十二人便会快马加鞭将消息送到,各位掌柜收到消息便不计一切的将手中该店铺的票券抛售。”

        听了朱由检的话,那八位掌柜才明白过来,立刻走上前仔细的打量着那十二人,努力将这些人的样貌记下,生怕出现一点遗漏。

        直到那十二人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了,这些掌柜才回过身示意已经记住。

        朱由检见状朝着那十二人点了点头,那些举着火把的人才牵着马离开。

        待院中只剩下八名掌柜后,朱由检继续道:“各位掌柜到各自商号之中挑选几名伶俐些的伙计,越多越好,八箱票券除了你们亲自抛售之外,与那些伙计各自分发一些,让他们混在人群之中去抛售,每次可以抛售几十两银子的票券,也可以抛售几千两银子的票券,具体数额你们自己把握,但是有一点,一定要把戏做足了,即使是几两银子也要给我卖出上万两的气势来,让那些百姓觉得这人卖完了票券钱庄里就没多少存银的样子,各位明白了吗?”

        八个掌柜纷纷附和道:“公子放心,这种伙计我们每家商号都不缺,除了管库房的伙计,柜上的伙计都很活络。”

        朱由检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明日各位的主要目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消耗几家钱庄、当铺、印子局的存银,也就是把手上的票券尽可能的往高价卖,这一点想必文掌柜最是擅长。”

        文四道嘿嘿笑道:“公子慧眼,在下这一辈子干的就是这个行当。”

        “既如此我就放心了,各位掌柜这几日也辛苦了,今日就早些回去歇着,明日一早就安排人过来拿上八箱票券然后到各商号外去排队,一定要把队伍排长了,越长越能引起百姓的好奇和恐慌,成败就在明日,若是成功击败八家联合商号,说不得那些商号的大掌柜便要换各位去做做了。”

        几人闻言哈哈大笑,掌管的商号越大,这些掌柜的分红就越多,什么都没有真金白银的实惠来的真实。

        待这八人离去后,朱由检转身回了另一院中的酒席之上。

        此时的书房中,钱财也正布置明日的操作。

        只听陈掌柜道:“民间收券的个人至少也有上百,这些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手中现银不多,都是走街串巷的在收,每人手里也不过几百两的银子。除了这些个人外便是一些有组织的收券队伍,这些人分工明确,有的挨家挨户就收,有的在各当铺外去收,还有的就堵在个钱庄门口,只要钱庄外的价牌变动立刻就会去通传消息,这种的队伍也有四五十个,他们每一个队伍手里至少都有上万两的银子。”

        钱财道:“陈掌柜就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东主,我觉得我们若只是一味的底价去打压票券价格成本会高许多,若是我们也安排人混入其中收券,同时我们这些人予以配合调整券价,想来那些收券队伍即使有人通报价牌也跟不上我们,如此一来,券价忽高忽低,那些卖券的百姓定会心生不安,收券的也不敢往高了定价,这样去钱庄卖券的人就会增多,一来可以增加钱庄的存银压力,而来也可以降低民间收券的价格。”

        钱财笑着点了点头道:“我正是此意,这民间收券队伍就由陈掌柜的去组织,也不用多,两个就够,另外再多安排点人去走街串巷的去收券,价格一定要低于其他人,收券不是目的,目的是压价。”

        说完,钱财又看向其他几人道:“其余各位就配合陈掌柜,同时给那些民间收券队伍制造压力,我想以各位掌柜的能力想试探出这些收券队伍的财力应该不难,我们的策略就是,少量抛售,打压行情,大额低价批量,一定要超出他们的财力范围,让他们看低行情价,却又收不起这批券,然后一步步往下降低收券价。”

        待众人听明白后,钱财道:“这四箱票券各位掌柜明日一早再带人过来取,今日就早些回去吧。”

        等到几个掌柜离开后,钱财走出书房,朝着外面不远处招了招手,接着黑暗中走出几个护卫,进了书房抬着三口箱子跟着钱财离开了。

        酒席之上,此时已近尾声,朱由检看着不远处钱财正领着几人抬着箱子朝这边走来,便站起身端着酒杯,对着院中正推杯换盏的众人大声道:“诸位……”

        席间众人一见朱由检说话,立刻停了吵闹,全部朝他看去。

        “今日之事,辛苦各位,虽然各位有所收获,但在我看来却微不足道,大家且看身后。”

        众人顺着朱由检的话朝着后面看去,就见钱财站在那里,身旁放着三口箱子。

        朱由检示意几名护卫将箱子打开,然后接着道:“这三口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各种票券,价值在两百万两银子,今日便全部交给各位,明日各位便拿着这些票券按照今日在万裕泰茶庄的方法前去兑换商品,兑换所得,全部归各位所有,同时,任何一家商号若如万裕泰茶庄一般被兑换倒闭后,剩余票券就归各位所有,各位可以随意买卖,所得也皆归各位。”

        院中留下的人,大多数都是苏州府的普通百姓,只有少数是万裕泰的伙计,一听朱由检的话,这群人“轰”的一声炸开了,两百万两,院中也不过一百多人,如此算来没人差不多能分到上万两银子,这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那些喝的有些醉醺醺的人也顿时清醒了过来。

        就在这些人被好处冲昏了头脑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一只青花瓷盘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院中再次安静了下来。

        “但是,若是有人敢在兑换的时候中饱私囊,这些好处不仅一点得不到,我还会将他送去见官,而且,这三箱票券所属店铺若是未被挤兑倒闭,不仅兑换所得我们要收回,剩余票券我们也要追回,能不能得到这些,就看各位明日的表现了。”

        说完,朱由检叫人将他面前那桌酒席撤掉,叫来三个账房摆好了笔墨,然后再次对着院中之人大喊道:“明日愿意拿券去兑换的就过来登记领券,不愿意的便可以自行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