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网游小说 - 古董除岁师在线阅读 - 第477章 找人

第477章 找人

        远在川中的唐家接到在外带后生历练跑生意的唐三的电话和电报,心知事情重要,当即开了会,在宗祠给先祖们上了香,便让那些磕了头的族人出发。

        关大先生是断然没有想到唐大姑奶奶看着平平无奇,做事却果敢又狠绝,在他手里呷了亏,因为唐四落在他手里,投鼠忌器,却心头憋着一口气,给他来了招釜底抽薪,让唐三更是去找了江湖人,放出了龙王甲在他手里的消息。

        唐大姑奶奶这么做,其实也有一个目的,就是她知道在江湖上落处敌手意味着什么,她不能马上把人救出来,但至少希望麻烦缠身后关大先生可以暂时不对唐四动手,保住唐四的命。

        她这招狠,也是抱了放弃至宝趁乱救人的念头,江湖上的风要么不吹,吹起来又快又急,但扯着商人皮子的关大先生并不身在江湖,风劲的时候他还被蒙在鼓里,自然就错过了第一手的消息。

        唐四爷和江湖人的眼线都暗藏着,盯死了关府,直到日头到了屋顶上,关府的门开了,一辆小车驶出来,盯稍的人都激动的道:“快快快!快跟上去!”

        跟了好一阵子,眼力好的借着车子拐弯看清了车里坐的人,顿时失望了。

        “根本不是姓关的,是个女的。”

        “看着年轻漂亮,是关府那位小姐吧。”

        盯稍人的带着失望散去,唐四爷派的人犹豫了一下,有个兄弟说:“四爷不是讲了,一个车一个人都不能错过,想么子想,走,跟上去。”

        这人带着,另外一人那点子犹豫就消失了,嘟喃一声还是缀上了聂璇的车子。

        车内,金桂问聂璇:“小姐,这么早,戏院都还没开门呢,我们去了怕要够等了。”

        聂璇道:“先去看看,要是没开门,就拐去银行做事嘛,反正不会白出来。”

        她们说话正常,开车的司机听着耳里莫有起疑心,就从镜子里往后看,也只看到大小姐皱眉像是有些不高兴佣人的放肆,他于是收回了眼光。

        金桂见状冲聂璇挤了下眼睛,主仆两的手指放在位置下边传递着小小的纸条子。

        金桂借着座位掩护,展开小姐的纸条,看完后心里奇怪:小姐要何师傅帮忙去查个女学生做么子?

        她使劲回想了一番,怎么也想不出小姐曾经在何时跟个女学生有接触过,想不明白便把这疑问按下去,金桂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过一阵子怎么找个理由借口脱身去传信。

        何洛接到金桂的传信也是一头雾水,他嘟喃:“这找人怎么找?我又不认得这么个和她长得像的啊……

        不对,好像是有见过和她长得像的……嗯……”

        他苦思冥想,旁边毛珌琫见状凑过来:“师兄傻了,快做事,不然师父回来看到,又要骂得你头上冒烟。”

        他说着眼睛往纸条上一扫,聂璇写的字非常的小,却难不到眼神特别好的帛门弟子,毛珌琫一眼就把内容看完了,想了一下抬肘推了把还在沉思的师兄:“我倒是记得有个和聂小姐长得像的女孩子家,上回不是追击日本人时在街上救了个女的,我当时还以为是聂小姐,细看才发现认错人。后来我住院,她来道谢,我记得她出门时跟聂小姐撞在一起。”

        何洛一听,心里也有个模糊的影象一闪而过,但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便起身去找范十九爷。

        范十九爷那头大白天的正在喝酒,拉着扈老十说心事。

        “老十,你说长贵会不会有事?他这出去好几天了,都莫给我回个信?你晓得不啰?我是连觉都睡不得啊。”

        他一边喝一边道,也不管扈老十有没有听,只管一股脑的讲。

        “杀千刀的日本人把他害成那样,长贵好不容易有了点子恢复的希望,这一回去,日本人会不会变本加厉的指使他做坏事?拿他再做各种残忍的实验?一想到这个,我心就揪着痛得难受。

        是我这当哥的害了他,他都已经开始好了,我还狠心把他推出去,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啊……”

        扈老十被他抓救命稻草一样扒着肩膀扯不开,听到范十九爷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心里头也难受,拍着范十九爷的背道;“不会的,长贵心里可晓得哪个对他好的,你看,之前他没得神智,你把他拴在地下关着,他那么难受也莫有对你出手,可见长贵认得你,晓得是自己亲哥。这事也不是你害他,你这不是同他商量了,他自己应下的?

        老哥哥,听我声劝,不是你的错,都是日本人的错,长贵这心里有恨哪,他这是想要亲手报仇。你也是江湖人,晓得咱们江湖人的性子,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再讲了,长贵走的时候,那个小伍师父和李师傅不是都有给长贵保命的东西?他肯定不会有事的,要是晓得你这么牵肠挂肚担惊受怕的,长贵怕是要动摇,万一在日本人面前露出了破绽,那才是真正的给他招祸。”

        “你这心里苦,我晓得。我也晓得,长贵这出去到现在没个信递来,你才着急。”

        他一气说了一长串话,拿起酒瓶子就和范十九爷碰了一杯:“我陪你喝,咱们好好喝一场,等醒了,讲不定就有长贵的信回来了。”

        他这么一讲,范十九爷通红的眼睛有了点儿神采,嚷着:“对……对……讲不定过一会子长贵就给我来口信了……”

        两个人正碰杯,何洛推门而入,见到范十九爷似乎醉了,等接到扈老十眼神,何洛一转眼珠子便明白为何算是长者的范十九爷会大白天的失态,他沉默了会儿,思来想去也想不出安慰人的话,最后干巴巴的道:“放心,王当家的一定会没事,我师父出手做的保命的东西,一定能护住他。”

        这话儿扈老十将信将疑,但脸上是肯定的神色,见何洛手上似乎拿着东西,便问:“小何师傅,有事儿?”

        何洛嗯一声,上前把聂璇的纸条展开给他看,扈老十道:“找人也容易,小兄弟你是修复师,画画的功底肯定不差,你把聂小姐的样子画下来,既然长得像,我拿着让底下兄弟里的包打听去问问,保证不出半天就给把人找出来。”

        何洛忙去寻了纸笔,动作极快的几下就把聂小姐的头像画出来。

        扈老十好不容易安顿好醉死的范十九爷,等拿过画像一看,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