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书库 - 玄幻小说 - 剑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劈砍风雪的少年郎

第二百一十五章 劈砍风雪的少年郎

        漫天的大雪,随着“撼天阵”的拔动,轰隆隆从穹顶垂落。

        一时之间,如一座瀑布断崖,对准蜀山山界开闸放水,江河呼啸,雪潮澎湃。

        以一己之力,抗住雪潮的千手,神情凝肃。

        她抬起头来。

        一抬头,便看到了一袭黑袍,切斩雷劫的画面。

        小师弟从后山出山,劈砍雷劫,如同樵夫砍树,细雪剑砍瓜切菜,将满天劫力都劈碎……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真正的“大劫”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六九雷劫”。

        虚无的劫力,在蜀山上空翻腾。

        千手心头的那抹阴翳始终不散……她甚至觉得,这场大劫,会波及到数里外的山门之内!

        “宗门内所有剑修全部出洞府!结阵!”

        她陡然怒吼。

        无边的雪潮落下,一己之力再如何强,又怎能抵抗天灾?

        千手固然可以保住己身,但她不能退后……再往后退,就是蜀山经营千年的圣山山门,还有无数无辜的性命!

        这场大劫,不仅仅是想抹除裴灵素,还想把蜀山的生灵同样抹去!

        天道无情,冷漠,而且“看穿”了一切。

        蜀山结撼天阵,便是要与裴灵素一同逆天——

        岂能留命?

        逆命者,皆要死!

        一道道怒吼,呼喊,伴随着剑光呼啸,在蜀山山界的上空回旋,兜转。

        千手一个人抵抗着雪潮。

        她的背后,成百上千的飞剑兜转,所有蜀山弟子全部出动,俱是眉目结霜,衣衫冻结,在严寒之下驾驭飞剑,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给了小山主。

        齐锈和温韬站在千手背后,一左一后,一人周身悬浮铁剑山数千把飞剑,剑林悬空,与风雪撼击,另外一人裹着道袍盘膝坐在大雪里,拼命运转老龙山密经,一条苍黄地龙在雪地四处游掠撞击,时不时露出一截脊背,踩点镇气,以蜀山气运,对抗天道规则。

        谷小雨双手握着断霜的巨大剑柄,一步一个脚印,艰难走在雪地里,以剑锋抵抗着凿过自己面颊的霜雪,他双眼猩红,布满血丝,在劫力的打压下,金刚体魄都发出不堪重负的破碎声音,但他并没有停下。

        直至走到师尊的身边。

        千手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

        “三师叔……”

        谷小雨来到了温韬身旁,他咬着牙,声音颤抖的说道:“没记错的话,陆圣先生留下过一座阵法……你在试图召阵?”

        温韬一怔,他看着这个极其聪明的师侄,危机关头,脸上没了丝毫的玩笑意味,更没有轻视。

        “山主留过嘱咐,这座大阵,不到蜀山大难之际,不得轻易动用……这些年第一次动用,没想到不是应付外敌,是对付老天。”温韬骂骂咧咧,望向远方,神情难看,道:“风雪太大,地龙难寻,阵眼我找到了,但是在那片雪潮里面,阻力太大了……”

        温韬回头看了一眼各座山峰,艰难抵御风雪的弟子。

        蜀山的高层战力,都被这场灾劫牵制住了。

        就连师姐也没办法挪出手来……自己寻到地龙,已经是千难万难,但偏偏造化弄人,阵眼已经被雪灾吞没,如果无人帮忙,只剩自己想要定阵,便是千难万难,几乎没有可能。谷小雨哆嗦着脸,他听明白了温韬的意思。

        小家伙双手哈了口气,揉了揉脸,忽然开口问道:

        “如果有人帮你劈开风雪,多久能起阵?”

        温韬一怔。

        他瞪大双眼,与谷小雨对视了一眼,后者开口之后,便再也没有犹豫,深吸一口气,紧接着双手推着断霜,猛地助跑,手势由推刀变为提刀,极其彪猛地跳了出去,整个人逆着大雪潮,射出了一道颀长的弧线。

        谷小雨双脚稳稳踩在了那条温韬召出来的术法土龙之上,看到温韬怔住了,还没动静,回头便是破口大骂:“他妈的听不懂人话啊!”

        温韬气得浑身发抖,明白这小家伙的意思了,被无缘无故骂了一顿还不能还口,只能咬着牙催动术法,将那条土龙送入雪潮中,颤抖声音道:“王八犊子,可千万别他妈出事了……回头看我锤不锤你!”

        谷小雨咧嘴笑了。

        他攥着断霜,踩在那条土龙上,逆着雪潮前行,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大雪”,从地面上来看,漫天的雪瀑从穹顶垂落,像是仙界向着人间倾倒了一壶雪水,而蜀山则是那个不幸接茶的“茶杯”。

        谷小雨盯着穹顶,他看着远方不断炸碎的雷劫,恢复面无表情道:“想要裴姐的命,蜀山不答应……小师叔也不答应。”

        他忽然抬头,在大雪之中劈出一剑。

        断霜巨大的剑身,逆切雪瀑,斩出一道豁口。

        少年郎的金刚体魄顷刻间破碎,肩头被无比锋锐的雪潮压力撕开,一蓬血雾炸开,但他的面色纹丝未变,甚至还带上了一抹狰狞。

        “来啊!”

        谷小雨反手抽剑,一道十字斩开大雪,脚底的那条土龙铆足了劲破开地气,载着他破雪前行,少年桀骜不驯的怒骂声音在蜀山的雪潮之中响起。

        他怒吼着挥剑,身躯四周不断有血雾炸开。

        “来啊来啊来啊——”

        坐在千手身旁的温韬,看到远方雪潮里不断迸溅的猩红色,瞬间就红了眼睛,他再也没办法安心坐在雪地上结阵列印,猛地起身,结果肩头却被一只大手更加有力的按了下去。

        齐锈面无表情,极其冷血的开口,“坐下去。”

        瞎子的手也在颤抖。

        他看着温韬,道:“你如果走了……小雨不一定能救回来,后面的那些师兄弟,都会死。”

        温韬惨笑一声。

        漫天霜雪与劫力,被那个踩着土龙的少年砍碎,不知疲倦的小家伙,在蜀山开劫的那一刻,就没有停过一刻钟。

        早些时候准备“撼天阵”,也是他竭尽全力的奔跑,卖力。

        谷小雨面色麻木,一身体魄早就碎的不成样子。

        他仍然在挥舞着那柄大剑,断霜已经剑如其名……在大劫的轰击之下,剑锋折断,只能掠出一小圈剑气,即便如此,那条土龙的前行仍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力,因为那个少年还在挥剑。

        他感受着那股无比熟悉的寒冷……

        这里,甚至有一种归宿的感觉。

        他就是出生在冰天雪地之中,西岭常年大雪,严寒年关,每年路上都会冻死十几万人,在大雪层里,埋着数不清的尸骨。

        在那个地方,谷小雨浑浑噩噩的生活着,他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但也是在那个地方,他遇到了宁奕,裴灵素,救了他一命,拉了他一把……再然后,他活了下来,来到了蜀山。

        对谷小雨而言。

        他已经一无所有。

        拥有的,就是宁奕,裴灵素……蜀山的师父,师叔,还有背后的那些师兄弟。

        是他们,给了自己温暖,给了自己重新活过来的“意义”。

        他可以拼尽所有,流干最后一滴血。

        但是……绝不会让身后的那些人,自己记忆里的温暖,消散。

        谷小雨忽然感受到了一丝疲倦……这是很久没有过的感觉,上一次,是在被宁奕捡到之前。

        在大雪里埋了三天三夜,快要死掉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被切开了多少伤口,金灿的鲜血都快要流尽,森白骨头都能够看见。

        是这样啊……

        自己原来受了这么重的伤……

        那……还能再见到宁先生么?

        谷小雨笑了笑,抬起头。

        大雪从穹顶坍塌而下。

        少年没有犹豫,握拢剑柄,挥舞断剑,逆击而上!

        然后彻底被淹没——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怔住了。

        温韬脑袋里嗡的一声,他猛地站起身子,一把推开齐锈的手,“别他妈拦我——”

        “你等等!”

        千手忽然开口。

        温韬怔住,他看着师姐,即便是向来冷静的千手,此刻也拿着焦急的语气开口道:“劫力停滞了一刹……快,快起阵!”

        大雪潮停滞一瞬。

        温韬红着双眼,驾驭土龙,猛地扎进陆圣留下的阵眼位置,轰隆一声,整座蜀山山界,升起一片黄色光华,悬浮在后山的那张符箓,作为一切的起始点,一缕金灿而且纯粹的力量直冲云霄,在方圆五十里地,撑起了一道绝对安全的屏障——

        大雪潮堆叠着撞击在陆圣留下的大阵之上,如同撞在悬崖绝壁上的海浪,不断湮灭,不断冲击。

        而同一时刻,千手冲了出去,她挪出双手,不用抵抗雪潮,以涅槃境界的修为,一瞬便抵达了谷小雨所在的位置,卸下大氅,裹在那个干枯的少年身上。

        小山主眼神瞬间湿润,心如刀绞。

        她看到了谷小雨身上数千道密密麻麻的雪刀割伤,一路洒满了金刚鲜血,大氅想要包裹,都裹不住……而血都快要流干了!

        千手咬了咬牙,抬起头。

        如果不是刚刚那一瞬间的“雪潮停滞”,那么今日所有的牺牲都白费了……而“停滞”现象的原因,看似与小家伙挥剑有关。

        但并非如此。

        千手望向穹顶,宁奕已经不见踪影,气息被一片阴云包裹……那里红光密布,不断有炸雷响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谷小雨的那一剑,让宁奕生出了感应。

        在天上干预了劫力么?

        一切都不可知。

        千手神情阴沉,带着谷小雨回到阵内,她脑海里的想法拧成一团乱麻,最终快刀落下。

        千手来到温韬面前,开门见山问道:“三师弟……如果我要这座大阵护着蜀山,逆天要杀上去,会怎么样?”

        ……

        ……

        (为盟主澈不洄加更。)